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穿越重生] 獸人之寵你為上 完結+番外 -第52部分

籽腔郝畝碩懵迕揮新凍鐾純嗟謀砬槔矗慊郝某閪插了起來。
  霎時,屋里只剩下喘息聲,呻吟聲,還有某種曖昧的噗嗤噗嗤的水漬聲,以及撞擊聲。過了一個時辰后,一道帶著喘息難耐的憤怒聲音響起。“混蛋,你還要做多久。”然后又是一陣呻吟,其中還夾雜著咒罵聲,“夠,夠了,哈,混,混蛋。”
  床上,筱洛被雷亞的獸型壓著跪爬著,黑色的長發濕漉漉的披散在床上,一顆頭顱埋在柔軟的枕頭上,雙手緊抓著枕頭邊沿,“哈,嗯,”
  “筱洛。”雷亞下身不停的動作,伸出舌頭舔著筱洛汗濕的背脊,引得筱洛一陣輕顫,呻吟聲也更大。
  啪啪的肉體撞擊聲,雖然比以往的要小,那種曖昧的呻吟與喘息,卻是比平時更激烈。筱洛即使把頭埋在了枕頭上,也沒法壓抑住那不同于以往的強烈快感,呻吟聲里也帶著因為強烈快感而引起的哭音。
  作者有話要說:偏頭痛發作,無語了,這章應該好久之后的肉肉了。實在是不想被河蟹
  完整肉肉被放在郵箱的草稿箱中:[email protected]
  登陸密碼:h123456
  如果沒看見的話就留言告訴傾語
  打滾求留言,求收藏,求包養,戳一下吧親,絕對不會有坑的:專欄收藏
168  森林異動
  縱欲的下場就是,第二天全身酸疼,完全起步了床。筱洛躺在床上看著窗戶上溫暖的光線,連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
  昨天真是太瘋狂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里也有被虐的傾向,居然一直讓雷亞用獸型跟他愛愛。現在想起來昨天被雷亞用各種體位疼愛,臉上就一片燒得晃。如果可以時光倒流,他一定會讓自己在那個時候清醒一點的。
  “筱洛,你醒了?”雷亞一進屋,就見筱洛睜著一雙眼睛紅著臉盯著窗戶不知道在想什么。那樣迷蒙的的眼神,還有半露在外的白皙胳膊,上面還有昨天被他疼愛過的青紫痕跡。順著那印記往下,礙眼的獸皮被子把春光完全給遮住了。
  雷亞皺眉,不過在見到筱洛白皙的皮膚上青紫的痕跡時,心里有一點點的心疼,果然昨天還是太過分了。想到昨天那一幕幕,雷亞發現,他某個部位又有抬頭的趨向,立馬關閉了腦子里的**場景。
  “嗯,你怎么一早就出去了?”筱洛扭頭,一覺醒來已經大亮,而邊上的人又不在,卻不知道這么早是去做什么了。
  “去送那些部落的獸人了。”雷亞轉身去屋后面的建議灶臺上端來一碗熱乎乎的野菜米粥,回到屋里輕放在床頭的一張凳子上,再給筱洛把衣服穿上,扶著他靠在后面柔軟的枕頭上。
  “都走了嗎?”筱洛任由著雷亞侍候自己,他現在可是渾身都不舒服,獸型跟人型畢竟還是差距甚大。即使過了一個晚上,一動,還是能清晰的感覺到后面被狠狠疼愛的某個部位,火辣辣的痛。這種感覺,自從第一次后,貌似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體會過了。
  “差不多。”雷亞把米粥端起來,吹了吹,感覺不太燙了,才用木勺一勺勺的喂筱洛。筱洛挑眉,也沒問什么叫做差不多,只以為是還有些近的部落要等一等才走。
  “怎么感覺你好像有事兒一樣?”從剛才筱洛就察覺到了,平時他被雷亞吃干抹凈以后,他可都是一臉愉悅的神色,今天那眉頭,總是皺著?
  “今早去森林巡邏的萊德發現,部落北邊森林的邊沿,好像有王級魔獸的蹤影。”聽筱洛問起,雷亞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還有其他的高階魔獸嗎?”咽下雷亞喂過來的米粥,筱洛開口問道,只是自己的眉頭也不自禁的皺了起來。
  蒙塔部落三面環山,周圍都是一大片茂密的森林,森林里自然也是有魔獸的,只是魔獸一般都不會靠近部落。而且為了部落里的雌性跟幼崽的安全著想,周圍森林的王級魔獸,不是被驅趕,就是被獵殺,剩下來的也多半都是一些圣級跟星級的魔獸。而且還都是在森林偏遠的地方,輕易不會靠近部落。
  現在森林邊沿有王級魔獸出現,要是平時的話,是不會引起部落的重視的。只是現在這種緊張的時候,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讓人把小事擴大化。
  “暫時沒有發現帝級魔獸的蹤跡,不過森林里從昨晚后,圣級魔獸多了起來。”雷亞想到今天去父親那里聽到的報告,心里不免沉重了起來。
  “沒有帝級魔獸就好,放心吧,不會有事的。”筱洛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每當畬獸出現時,各個森林里也會出現魔獸暴亂。那些平時安穩,遠離獸人部落的高階魔獸,都會在這個時候進攻獸人部落。
  換句現代的話說,那就是落井下石,趁虛而入。
  “我哥哥他們也走了嗎?”突然想到什么,筱洛趕緊咽下嘴里的米粥,開口問道。他都忘記哥哥了,也不知道昨晚他們是住在哪里?
  “沒走,還有豹族部落也沒有走。”說到豹族部落,雷亞就想起了剛才見到那個豹族的族長布納爾時,那個詭異的笑。
  “哎,我哥哥還沒走。”筱洛心里一陣高興,還好哥哥沒走,他還有些事要找他呢。不過對于豹族部落沒有走的事,筱洛自動忽略了。
  吃完飯,又休息了一個上午,期間倒是沒有人來打擾過,所以筱洛也休息的很好。身體上的酸疼基本上都已經消除了。除了某個被嚴重使用過的部位還有點隱隱的刺痛外,基本上全身都在雷亞的治療術下,慢慢的好了。
  見自己的身體基本上已經沒什么事,筱洛便想去部落里走走,最主要的是去找他哥哥,順便跟雷亞的父親商量一下,讓大家把手里的魔晶核都聚集一下,最好都是干凈的魔晶核。然后他找幾個細心的雌性獸人出來,教他們怎么在魔晶核里刻畫魔法陣。至于為什么不找雄性獸人,筱洛至今還沒有見過哪個雄性獸人在這種地方有多細心的。
  刻畫魔法陣是個細致活,尤其是在魔晶核里面刻畫,一旦刻畫錯了,有可能讓那個魔晶核爆掉的。雖然不至于傷到,可是浪費魔晶核也是不好的。
  筱洛收拾干凈往部落走時,一路上很多獸人都用一種羨慕以及高興的復雜神色看著他。有些相熟的也會上前跟他打招呼。筱洛也知道這些人是為什么對他露出這樣復雜的神色,只是心里笑笑,并沒有說什么。
  不過筱洛走了這么一會兒,也發現今天的部落里貌似大家都很緊張,不像平時那樣熱鬧了。三三倆倆的獸人聚在一起,筱洛仔細聽,才發現大家談論的都是森林魔獸異動的事。
  “部落里沒有封鎖消息嗎?”筱洛輕聲嘀咕,作為從現代過來的人,他到現在還是對于各個獸人部落的有些行為不太理解。
  例如在現代,如果發生什么事,遮掩都來不及了,又怎么可能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不是引起恐慌嗎?可是,這里的獸人部落好像大家都不是這樣做的。如果有什么事,基本上都是會通知下來。
  仔細想想,筱洛大概也能猜測到一點,也許是這個世界總是充滿了危險,這樣說出來的話,只是讓大家有個心理準備。而不是等危險真正降臨的時候,才一片恐慌,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看了看大家雖然聚在一起交談,臉上也滿是擔憂的神色,倒是沒有多少人恐慌,或者作出什么過激行為來。從這點上,筱洛還是挺喜歡這種把危險擴散的方法的。至少,讓他們知道危險將要來臨。哎,這就是心理素質啊。看看。不過這也是這些獸人長期處于危險中,才世世代代鍛煉出來的。要是把他們放在安逸的環境中生活久了,估計也跟現代人差不到哪里去。
  毛同志說得對啊,糖衣炮彈容易讓人墮落,滋生**。
  等到筱洛在部落里找到他哥哥時,發現好像事情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哥。”筱洛遠遠的就見到他哥哥跟斯特爾站在一起,兩人不知道在說什么,一臉的嚴肅跟沉重。
  “嗯,走吧,我們正要去雷亞的父親那里。”見到筱洛,云溪也沒有多說什么,看了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
  見自己哥哥神色不對,聯想到今天雷亞跟他說的,結合部落里那些獸人們談論的,筱洛問道:“是羽族那邊的森林里也出現王級魔獸了嗎?”
  “嗯,所以我們正準備去跟穆斯雷族長辭行。”接話的邊上的斯特爾,俊美的臉上也沒有了平時的柔和,臉上的擔憂之色讓筱洛心里也不免擔憂了起來。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糟糕嗎?
  “聽說也有的部落周圍的森林里發現過帝級魔獸的蹤跡。”見筱洛好像不清楚,云溪接口說道:“你也知道帝級魔獸是沒有被限制去獸神殿的,他們的活動范圍只是被限制在了不歸森林。不過現在因為畬獸的事情,他們也脫離了限制的范圍。安分的帝級魔獸,還是會呆在不歸森林,可是那些不安分的,難免就出來搗亂了。”
  “嗯,那哥哥打算什么時候走?”筱洛點點頭,他是知道這些的。
  “一會兒跟雷亞父親說完商量一下就走了。”云溪摸了摸筱洛的頭,叮囑道:“自己要小心,我相信雷亞會把你照顧的很好的。”
  “我知道。你也是。”筱洛眼圈有點紅,他知道這一別,可能真的是相見難了。如果羽族再有個萬一,或者是他們蒙塔部落有個閃失,他跟哥哥,怕是很難再見到了。
  云溪跟著羽族走了,筱洛的提議也得到了大力認可,豹族也在后面走了,只是走的時候,那個笑的很邪氣的豹族族長朝他笑了笑,筱洛一臉莫名其妙。邊上的雷亞卻是黑了一張臉。
  后來筱洛才知道,原來是那個豹族的族長要跟蒙塔部落結盟,本來豹族就分為很多種類,真正聚在一起住的,其實很少。這次面對畬獸,加上獸神祭才結束,森林里就出現的不同以往的魔獸異動,豹族那個族長提出過兩天會帶著族里的人一起趕來蒙塔部落。
  至于其中真正的原因,雷亞沒說,筱洛也就沒問。不過看雷亞那陰沉的眼神,筱洛自覺的還是不要問最好。
  接下來的兩天,筱洛一邊教大家刻畫魔法陣,一邊向雷亞打聽森林的魔獸異動。事情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才兩天不到的時間,蒙塔部落周圍的森林里就出現大批的魔獸,其中王級的魔獸占主要的。圣級魔獸跟星級魔獸就不用說了。
  只是讓大家感到慶幸的是,到現在還沒有發現有帝級魔獸的蹤跡。這也算是一種安慰了。
  這兩天部落里的氣氛一直很緊張,大家說話都不敢太大聲,就是相熟的人在部落里遇到了,也只是微笑著點個頭,便分開了。就連那些任性吵鬧的幼崽,此時也安分的呆在自己家里。
  筱洛見到這樣的景象,心里明白,真正的戰爭要開始了。
  作者有話要說:終于要寫到跟畬獸的戰斗了。真心覺得,以前要是不寫這個前提的話,也許這個文,已經老早的就完結了。
169  獸潮
  部落里如今的氣氛很沉重,以往熱鬧吵雜的部落,此時也變得格外安靜。活潑好動的小幼崽們好像突然之間長大了,不再吵鬧,不再任性。每天安安靜靜的窩在自己家里,或者乖巧的跟在雙親的身邊。
  筱洛這兩天也沒有閑著,因為提議了教大家刻畫魔法陣的事,所以這兩天總是往部落里跑。刻畫魔法陣這件事,結果如筱洛的預料一樣,能把魔法陣刻在魔晶核里的,果然都是一些雌性。雄性?在他們手里的魔晶核,十有**都會碎裂掉。
  之后,多有了幾次,筱洛也就不再勉強那些粗手粗腳的雄性了。即使是雷亞,在筱洛看來,他已經很細心了,只是讓他刻畫魔法陣,讓筱洛錯愕的是,那顆干凈的暗黑屬性魔晶核,在雷亞的手里居然發生了小爆炸。雖然雷亞沒有被傷到,筱洛還是被嚇到了。后來,讓雄性也來刻畫魔法陣的事,就這么結束了。
  現在跟著筱洛學習的,全是雌性,筱洛教的很認真,大家也學習的很認真。甚至聰明的,還會舉一反三,有些想法,即使是筱洛,也贊嘆。
  這兩天部落里的底氣氛,筱洛感受得很清楚,不過他也無能為力,這是必然發生的事。不過他很不習慣,這么安靜的部落,讓人覺得很詭異。
  森林里的魔獸越來越多,從星級到王級,全都聚集在部落三面的森林里。對于這樣的情形,部落里的雄性獸人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森林里的魔獸太多,幾乎只要你認真搜尋,就能發現不少的魔獸,而且大多數魔獸居然都是三三倆倆聚在一起。就連平時兩看兩厭的魔獸,此時也讓人不可思議的發現,他們居然能和平相處。
  對于這樣詭異的事情,年老的獸人們則是無動于衷,見怪不怪。而對于年輕一輩的獸人們來說,則是很憂心。
  要是平時,部落周圍的森林里魔獸多,表示他們每天能打到的獵物也就越多。可是在這個時候,魔獸的增多,讓很多獸人打獵變得艱難起來了。不是打不到,而是隨你無意探尋,往往都能看到好幾只魔獸聚在一起。而且,級別還都不低。這讓很多低級的雄性獸人感到很煩惱。
  對此,穆斯雷直接吩咐道:“雷亞,你選一些圣級的雄性,讓他們分別帶一些星級的雄性,幾個人一起打獵,不要像以前一樣單獨行動了。另外,能飛行的雄性就不要打獵了,專門在空中負責偵查吧,這樣遇到的危險會更低些。”吩咐完,穆斯雷有點擔憂的皺著眉。
  今年的魔獸很多,現在還只是初期,要是到了中期,穆斯雷嘆了口氣,只能期望筱洛那孩子身邊跟著的神獸能鎮壓一下那些高等級的魔獸了。
  在獸人們的腦子里,沒有不勞而獲,自然也沒有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別人身上的想法。對于小獸,他們只是希望他能幫著鎮壓那些帝級的魔獸,不要讓他們進到部落里來傷害雌性跟幼崽。而對于那些王級,圣級,甚至小到星級的魔獸,他們還是秉承著自己動手去撕碎他們,保護自己部落的想法。
  這樣的氣氛,過了三天。在第四天,豹族全族都遷移到蒙塔部落來了,一時之間,久違了的熱鬧又回來了,雖然只維持了一晚的時間。
  在第七天的時候,筱洛已經不再去教雌性們刻畫魔法陣,而是由已經會刻魔法陣的其他雌性去負責教。筱洛想在還沒有開戰之前,讓自己突破圣級,到達王級。只是王級,卻并不是那么好到的。臨門一腳,看似近,卻是始終摸不著。
  在第八天的時候,半夜,筱洛被雷亞叫醒,迷糊著的筱洛半睜著眼睛看向盯著自己的藍色燈籠,“怎么了,雷亞,天還沒亮呢。”筱洛伸手揉了揉眼睛,愛困的打了個哈欠,看了一眼窗外。月光薄紗一般從外面進來,在地上,床上鋪開。
  “筱洛,先起來,我們得去部落里看看。”雷亞此時的表情很嚴肅。要是平時這個時候看見筱洛這種可愛又迷糊的樣子,估計早就已經撲上去了。只是現在他卻沒有這個心情。耳邊若有若無的獸吼,讓他心里越來越沉,俊美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冷。
  “怎么了?”也許是感覺到了雷亞的冷氣壓,也許是聽到了那若有若無的不同尋常的聲音,筱洛強迫自己睜開眼,疑惑的開口。
  “不知道。”雷亞從邊上拿過衣服給筱洛穿上,他的確是不知道,只是屬于野獸的直覺告訴他,今晚的氣氛很古怪。而敏銳的聽力,讓他聽到那些似暴躁,似興奮的獸吼,距離部落越來越近時,心里那種危險的感覺越來越清晰。
  “我知道了。”筱洛看不見雷亞此時的表情,卻因為相處太久,彼此太過于了解,從雷亞那看似輕聲的話語里,聽出了一些他的不安。不再問話,幾下就把自己打理好,跟在雷亞身邊出了門。
  好安靜,這是筱洛的第一感覺。雷亞皺了皺眉,伸手拉住筱洛,“雷亞,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從城墻外傳來的聲音,筱洛也是聽得清楚,心里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氣,還是變得更不安。這幾天,部落周圍森林里的魔獸越來越多,那種壓抑的氣氛,讓他這種比較歡樂的心情,也變得很不舒服,沉悶的讓人難受。
  “嗯。”雷亞輕輕嗯了聲,沒有過多的說什么。這樣的氣氛,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而對于那城墻外的聲音,不安,也只是來自于屬于野獸的本能。
  “感覺好像戰爭快開始了啊。”筱洛輕聲說道,順便把在自己空間里睡覺的小獸給叫了出來,這樣,會更有點安全感吧。不是筱洛對雷亞沒有安全感,而是對于外面那種混亂的獸吼,本能的有點畏懼。而小獸的強大,無疑讓他更加安心。
  “咿呀?”從溫暖的空間被動的換到了有點涼颼颼的外面,小獸睜開眼睛疑惑的看向筱洛,不滿的揮了揮爪子。
  “嘿嘿,來,我懷抱借你。”筱洛從地上抱起不滿的小獸,無視旁邊雷亞比剛才更黑的臉色。這個時候,其實還是要有一個更加強大的存在,才能鎮得住場子啊。
  兩人來到部落時,廣場上已經聚滿了獸人,筱洛目測了一下,大概部落里三分之二的獸人都來了。其中包括才加進他們部落的豹族。
  這么多人,廣場卻是顯得很安靜,大家都沒有任何的交談,只是每個人的臉色好像都不太好。筱洛跟雷亞從一邊繞過去,來到比較接近中心的位置。
  穆斯雷站在廣場中心的臺子上,邊上還站著那個豹族的族長布納爾,平時總是掛著笑的一張臉,此時也收斂了起來,微皺著眉。
  而那些部落里的老一輩的獸人,則是在臺子周圍聚著,臉上比平時還要嚴肅。雷亞拉著筱洛的手,繞到他母父身邊,“母父。”
  “母父好。”經過開始的不自然,到現在的自然,筱洛微笑著開口,然后乖乖的站在雷亞身邊。
  卡亞點了點頭,見到兩人,臉上擔憂的神情稍微散開,微微笑了笑。再看到筱洛懷里熟睡的小獸時,眼里莫名的多了一抹安心。
  “相信大家也聽到了周圍森林里的聲音,心里應該也有很多疑惑。”穆斯雷表情嚴肅,掃了一眼臺下的獸人們,道:“大家也知道之后會發生的畬獸一事,這是自遠古就已經流傳下來的災難,我們沒法逃避,也不能逃避。
  很多人應該還不清楚與畬獸戰爭之前,這些魔獸反常的行為代表著什么。有我們獸人開始,就決定了我們與魔獸之間的不和平相處。平時有獸神的約束,魔獸們不會暴動,甚至是這么明顯的跟我們獸人作對,來到我們獸人部落周圍挑釁。
  而現在,因為畬獸一事,獸神的約束暫時的對他們失去了限制。今晚的反常,代表了明天我們將與魔獸們發生的戰爭,也是與畬獸戰爭之前的第一站。“
  穆斯雷把話說完,看著下面安靜而沉重的氣氛,心里嘆了口氣,即使他已經突破王級了又如何,在這個沒有帝級存在的獸人部落里,他們只能祈求那些帝級的魔獸自恃身份不要跟著一起來與他們廝殺就好。只是這樣的祈求,也許只是一個奢望。
  獸人們都沒有去休息,三三倆倆的聚在一起等著天明,等著那第一場戰爭。筱洛抱著小獸,閉眼靠在雷亞身上,聽著雷亞輕聲的跟他父親還有那個布納爾商量著什么。
  天微微亮時,僅一墻之隔的森林里,興奮,暴躁,尖銳的獸吼,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靠近。筱洛睜開眼,感受到一抹探尋的視線,抬頭,原來是布納爾。筱洛翻了個白眼,拍了拍在他懷里睡得輕聲打呼嚕的小獸,結果雷亞遞過來的野菜肉湯,呼呼的喝了一口。感覺到肚子飽了以后,才有心情去關心現在的狀況。
  “外面怎么了?好像從昨晚開始,那些魔獸就一直不停的嚎,不累嗎它們?”筱洛看了一眼安靜的做著自己事的獸人們,輕聲詢問身邊的雷亞。雷亞父親昨晚說的那些話,他完全是有聽沒有懂,只知道,今天會跟那些魔獸戰斗。至于為什么?不知道。大概是因為畬獸?魔獸們準備打算先跟他們來一場熱身戰斗?
  “是獸潮。”雷亞簡短的回道,看筱洛疑惑的神色,進一步解釋道:“獸潮就是大群魔獸聚集,然后選擇同一時間,向一個部落或者族群進攻。獸潮分為兩種,第一種是由一個魔獸族群組成,第二種則是不同種族的魔獸組成。不管是哪種,第一批獸潮都是由低級的魔獸開始。不過里面會有一個高級的魔獸來指揮。”
  “哎,照你們說,獸潮是分很多批的嗎?”筱洛咂舌,看不出來這些魔獸也是有組織有紀律的。隨即釋然,也是啊,那些魔獸可都是有智慧的,而且越高級的魔獸,智慧可是趕超獸人的。
  “嗯,獸潮越往后,魔獸的等級越高。”雷亞一直皺著眉,不知道為什么,心里總有一點不安,好像會有什么不好的事會發生。看了一眼身邊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筱洛,摟著腰側的手臂緊了緊,不管怎樣,他都會在這種最關鍵的時候寸步不離的守在筱洛身邊,決不讓任何危險發生在他的身上。
  只是,雷亞不知道,百密終有一疏。
  作者有話要說:親們,吃粽子沒啊。
  昨天參加堂兄的婚禮,不幸穿高跟鞋太得瑟,把腳崴到了。果然吶,做人不能太得瑟。有句話說得好,這人吶,一倒霉,就是喝涼水也塞牙縫。【淚奔
  晚上還有一更,么么噠。
170  烈火蟻群
  “哦,其實就是打前站,試探的意思嗎?”筱洛明白了,第一批的獸潮其實就是炮灰,是試水的。不過筱洛不明白了,這些魔獸有指揮,有組織,為什么不選擇畬獸跟他們獸人打了之后,他們再來落井下石呢?
  “這是競爭,同時也是挑釁跟宣泄。”雷亞回道,雖然不明白打前站是什么意思,但是試探他還是明白的。原來筱洛不自覺把心里的想法說了出來。雷亞摸摸筱洛的頭,“其實不光我們會跟畬獸戰斗,魔獸也會,算起來,魔獸跟畬獸其實也是對立的。只是我們獸人跟畬獸還有魔獸都是對立的,所以這就讓魔獸跟畬獸之間形成了一種戰爭的競爭,加上我們平時把魔獸當成食物,他們又礙于獸神的神則限制,無法像現在這樣大規模的對我們獸人部落出戰,而畬獸的事情,就是他們的一個宣泄的機會。”
  筱洛點頭,這不就是說明了,有壓迫就有反抗嗎?不過,獸人還是真倒霉,兩面樹敵啊。現有魔獸,之后還有畬獸,不妙啊。筱洛摸摸懷里啃著骨頭的小獸,感覺到小獸鱗片的冰涼觸感,稍稍安心。怕什么,有小獸在,那些魔獸怎么也沒那個膽子敢往部落里來。唯一擔心的就是那些帝級魔獸了。小獸的神獸威壓,對于越高級的魔獸,效果可就是越低的。只能祈禱那些帝級魔獸還沒有來吧。
  看了一眼城墻的方向,筱洛心里不太擔心那些魔獸會進攻到部落里來。叫了一晚上,到這個時候了還沒有攻進來,不可能是在等,大概是因為感受到小獸的神獸氣息了,所以有點畏懼不前,只能用嘶吼來表達他們的不甘與憤怒了。
  筱洛摸著小獸冰涼的腦袋,看了一眼另外一邊正在說著什么的穆斯雷,皺了皺眉。魔獸們不進來,卻不代表獸人們不出去。
  食物啊,就是為了填飽肚子,獸人們也是要出去正面跟那些魔獸戰斗的。雖然各家應該地窖里還有些存貨,不過顯然不可能維持太久。何況現在要是不把魔獸打退,等到到時候畬獸出來,魔獸跟畬獸兩邊一起打的時候,獸人們更是危險了。
  不過根據雷亞說的,畬獸跟魔獸合作,一起攻打獸人部落是不可能的,但是,凡事都沒有絕對的啊。要是萬一呢。何況,即使魔獸跟畬獸不合作,就是兩邊來個雙面夾攻,獸人也只有死亡的份。誰讓獸人的數量,趕不上人家魔獸大軍呢。就是戰斗力,據雷亞說的,估計也比畬獸差一些。
  人數比不過魔獸,戰斗力比不過畬獸,這要打起來,真的只有吃虧的份了。不過筱洛心里這么想,倒是覺得獸人能從那么久的時代延續到現在,里面肯定是還有其他的他所不知道的秘密的。不然的話,就這種情形,獸人不早被滅了么。
  現在倒是不需要擔心畬獸,根據雷亞母父說的,畬獸最少還有七天才能出現。現在該擔心的應該是城墻外的魔獸。不知道哥哥那邊怎么樣了,龍獸寶寶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來。
  “走吧,筱洛。”雷亞喚醒又出神的人,拉著朝他父親那里走去。
  “父親。”兩人同時喊道。
  “嗯,筱洛等會兒就在部落里,別跟著雷亞出去,知道嗎?”穆斯雷揉了揉額頭,轉頭看向筱洛,表情嚴肅,但是眼里的關心,還是被筱洛看得分明。
  “為什么,父親。”筱洛知道雷亞的父親是關心自己,但是,不讓他出去跟雷亞一起戰斗,他心里還是不樂意的,畢竟他的實力雖然趕不上雷亞,也絕不可能成為雷亞的累贅。
  穆斯雷沒有說話,眼神看向筱洛懷里啃骨頭啃得歡的小獸,意思不言而喻,筱洛在部落里的話,小獸肯定也在,這樣一來,外面那些魔獸就不會進攻到部落里來。
  “父親是需要小獸看著部落嗎?”筱洛恍然,抿了抿嘴,什么嘛,還以為是關心我來著呢,原來是關心部落啊,“父親放心好了,我會把小獸放在部落里的,他不會跑出去的。”說完拍了拍小獸的頭。
  “果然是神獸啊。”一道帶著點輕佻的聲音響起,雷亞臉色微沉,筱洛抬頭,“豹族那個族長好啊。”話說,這個族長好像是叫什么爾的吧。
  “布納爾。”布納爾嘴角抽搐,他的名字有那么難記嗎?
  “額,呵呵。”筱洛尷尬的笑,雷亞聽見筱洛的話,臉上倒是好了些,右手占有欲十足的摟住筱洛的腰,冷淡著臉看向對面的布納爾。
  “他能聽話留在部落嗎?”布納爾看向筱洛,神獸可是都有自己的驕傲的,雖然選擇了這個雌性為伴侶,也不會那么聽話的吧。
  “會啊。”筱洛看了看懷里的小獸,他說的話,小獸都會聽的。
  幾人還想說話,突然一陣驚呼傳來,幾人急忙轉頭看去,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
  只見城墻外,原本高大綠色的樹木已經被火紅的顏色遮蔽,沿著城墻,一片紅色遮蔽了整片天空。
  “該死的,是烈火蟻。”布納爾一聲低咒,原本俊美邪肆的臉孔此時早已被怒氣取代,隱隱的還能看見那雙眼睛里帶著的一點嗜血。
  “烈火蟻?”筱洛輕聲喃喃,想起了雷亞以前跟他說的關于森林里各類魔獸的事情。烈火蟻,是一種低級的火屬性魔獸,它們最高級也不過是星級五級,而且只有蟻王才有那般實力。其他的烈火蟻不過都星級一二級的樣子。
  雖然烈火蟻的實力低下,可是,它們的數量卻很驚人,往往一個蟻王統領下的烈火蟻,起碼過萬。想到這里,筱洛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一個大型的群體魔法就可以殺死一片的烈火蟻,可是架不住烈火蟻的數量多。
  “筱洛。”雷亞立馬變為獸型,見筱洛把小獸放到地上,低聲囑咐了幾句,然后尾巴一卷,讓他安穩的上了自己的背。瞬時翅膀一展,飛上了天空。他得去看看。
  霎時,周圍無數翅膀震動的聲音響起,只見蒙塔部落上空,布滿了有翼獸人。
  “看來,戰斗無可避免了。”雷亞低頭掃視了一眼城墻外圍成千上萬的烈火蟻,低沉的聲音在筱洛的耳邊響起。
  “嗯。”筱洛點點頭,也見到了城墻外的那片火紅。那是一大片渾身冒著火焰的烈火蟻,烈火蟻的大小不過地球上一只正常兔子般大。可是,它們的破壞力卻是毋庸置疑的。
  烈火蟻平時其實只是渾身火紅,并沒有火焰出來,只是在被激怒時,才會渾身充滿火焰,顯然圍著他們部落的這群烈火蟻,已經在開始就被哪頭魔獸給激怒過了。烈火蟻的智力是很低下的。
  在見到一片火紅中一只冒著藍色火焰的烈火蟻尖銳的叫了一聲后,烈火蟻群開始動了。火紅的烈焰一道接一道的沖擊向城墻,最后落在已經被啟動的魔法屏障上面。打得魔法屏障閃爍不斷,只是仍然抵擋住了第一波的烈火蟻群的烈焰攻擊。
  開始還有點擔憂的獸人們,稍微放了點心。只是筱洛跟雷亞,卻不是那么想的,魔法陣是用魔晶石提供能量的,能量總有用完的時候,而且上萬只烈火蟻的攻擊,魔法屏障的消耗也是相當驚人的。
  在見到自己頭上的魔法屏障不斷閃爍時,筱洛覺得,應該攻擊才行。
  “不好,所有水系的獸人迎戰。”不知道什么時候上來的穆斯雷一聲大吼,同時手上丟出了一道水墻,幾乎遮住了大半的城墻。看來他已經發現了魔法屏障的問題。
  “砰。”“碰。”的爆炸聲不絕于耳,周圍流動的水系元素霎時活躍了起來。筱洛看了一眼藍色與紅色交雜的美麗,隨手扔出一道烈焰火隕。這是圣級魔法師能扔出的最高的群殺魔法,也是筱洛目前所能扔出的最有殺傷力的魔法。
  水能克火,而火亦能以強制強。何況,這群烈火蟻真的不是很強,只是數量實在太多。
  “雷亞,擒賊先擒王。”筱洛一邊往城墻之外扔魔法,一邊俯身在雷亞耳邊說道。烈火蟻群雖然是受高級魔獸的指揮來作為前攻的,但是這會兒只能先把烈火蟻王擒住再說。掃了一眼魔法罩外面的城墻,筱洛真心覺得,當初怎么就沒有把魔法陣弄到城墻之外呢?
  好不容易修筑的城墻,在魔法的轟炸下,終于是不堪重負的咧開了來,而部落上空魔法屏障也在一邊城墻倒塌以后,閃了幾閃,消失了。
  在場的所有獸人心里咯噔一下,面色灰敗。
  “雷亞,去外面。”穆斯雷頭也不回的沖雷亞吼道,有魔法屏障保護的部落,還不會被烈火蟻的火焰焚燒,可是現在,城墻倒了,而魔法屏障也因為承受不了太多的攻擊消失了。沒有了魔法屏障保護的部落,那些房屋,那些雌性,幼崽。穆斯雷甩了甩頭,魔法一個接一個的丟出去。
  在魔法屏障消失的瞬間,部落的上空出現了一大片各色的魔法屏障,幾乎在剎那,就把整個部落保護了起來。
171  戰戰戰
  看著頭上各色的魔法屏障,剛上升的擔憂,立馬落了下去,獸人們的攻擊也更加猛烈了起來。烈火蟻群處的蟻王尖銳的聲音時不時響起,而每次響起,烈火蟻群的攻擊就會更加猛烈。筱洛該慶幸,這群烈火蟻只會烈焰這一種魔法,而且因為魔法等級的原因,烈焰的攻擊也不遠。頭上這片遮擋的魔法屏障是完全可以擋住烈火蟻的烈焰攻擊的。
  筱洛抽空向下看去,原來是部落里的那些老一輩獸人用魔法力施展了魔法屏障。同時心里也松了口氣,還好,不然還不知道被烈焰攻擊到的部落跟那些雌性幼崽會有多大的損傷呢。
  抬頭看向頭上的魔法屏障時,筱洛皺了皺眉,是不是應該跟他們講一講五行相生相克?看頭上那一片各色的魔法屏障,沒有一個是鏈接在一起的,中間的裂縫雖然不至于讓烈焰落下去,焚燒進部落里來,可是,不保險啊。
  一只烈火蟻不用懼怕,哪怕是十幾二十只也不用懼怕,可是成千上萬只烈火蟻,即使是強大如蒙塔部落,也不得不小心應對。
  不要小看那最低級的烈焰,要知道,聚沙成塔,上萬道烈火焰一起攻擊,即使是帝級的實力,也是要暫避鋒芒的。
  水系的獸人全部都迎戰了,火系的獸人們也不甘人后,能飛的全都飛了起來。水系的暴雨,火系的火隕,大片大片的落在烈火蟻群中,砰砰的爆炸聲響徹了整片天空。
  大戰沒有持續多久,在烈火蟻王一聲比以往更加尖銳的叫聲后,烈火蟻停止了攻擊,瞬間全部鉆進了地底,消失在了獸人們的視線里。
  漫天的紅霞不見了,天空又恢復了一片湛藍。如果不看地上那焦黑的土地,那倒塌的城墻,還有那些被燒得噼里啪啦響的斷枝,也許會覺得,剛開始那一場戰爭,只是一場夢境。
  “呼,終于算是勝利了。”筱洛趴在雷亞獸型背上,呼了口氣,抹了抹額頭上冒出的些微汗水,掃了一眼部落里歡呼激動的獸人們,緊繃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微笑。不管怎么說,第一波的攻擊,他們算是勝利了。雖然不知道那些烈火蟻為什么不攻擊到最后,不過,這也不能影響大家此時的好心情。
  “累嗎?”雷亞馱著筱洛落到地上,伸手摟住身邊臉色有點泛白的人,關心的問道。
  “不累,就是精神力消耗比較大而已。”筱洛抬頭笑笑,剛才那么高強度的戰斗,即使有空間世界補充精神力的消耗,可是終究是補充趕不上消耗的速度。
  “先去休息一會兒吧。”雷亞低頭親了一下筱洛的額頭,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俊美的臉上擔憂的神色并沒有因為筱洛那句話而減少,反而更多。
  這只是第一波低級魔獸的攻擊而已,往后還有不知道多少波的高級魔獸的攻擊,到時候筱洛肯定是不會去好好休息的。
  “一起去休息吧。”筱洛抬頭看了一眼關心自己的雷亞,他的臉色也不見得有多好,烈火蟻的確是低級魔獸,可是,誰叫人家數量多,攻擊簡直是一波接一波,根本就不斷。
  “嗯。”雷亞點點頭,摟著筱洛朝廣場中心位置走去,那里已經有雌性燃起了火堆,上面架起了一頭一頭的魔獸,正在烤著。
  “雷亞,你今天先跟筱洛留在這邊吧。”穆斯雷看著神色有點疲憊的筱洛,心里雖然不忍心讓他一個雌性跟著大家這么累,可是這是在關鍵的時候。多一個力量就是好的。
  “父親。”雷亞皺眉,很不贊同父親的提議,筱洛已經很累了,要是下午還有魔獸攻擊的話,這么短暫的時間,筱洛的精神力怎么能恢復得過來。
  “沒關系的,父親,我會跟雷亞留下來的。”筱洛笑著對雷亞搖搖頭,然后轉頭對著穆斯雷說道。“父親,為什么部落里的那些王級的獸人不出手呢?”
  “現在這些只是低級魔獸的攻擊,我們還能應付。等到后面高級魔獸攻擊時,他們才會出手。”穆斯雷看著身邊的伴侶不時翻動一下火堆上的烤肉,輕聲說道。
  筱洛明了的點點頭,這算是保存實力,王牌留待最后?不過想想也覺得這樣是最好的,要是一開始那些王級的獸人就出手的話,等到后面王級的魔獸攻擊的時候,那會兒王級的獸人該是已經筋疲力盡,沒有戰斗力了。
  一時間安靜了下來,只有周圍不時傳來獸人們的低聲交談,還有油滴落在火堆上,發出的嗤嗤聲。雷亞沉默的盯著火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穆斯雷眼神偶爾看向身邊的伴侶,偶爾飄向倒塌的城墻。卡亞只是認真的翻動著烤肉,不時往上面撒上一些調味的粉末。
  筱洛看了看,側頭看向周圍表情帶著擔憂,但是卻還是微笑著的獸人們,暗下決心,一定要守護住這片地方。
  吃過午飯,筱洛跟雷亞安靜的坐在地上冥想恢復精神力,周圍的獸人們也大多如此,廣場上很安靜,只偶爾聽得幾聲壓抑的低聲交談。還有部落外沉悶的獸吼聲。
  太陽向西斜時,筱洛睜開了眼睛,一掃開始的疲累,精神飽滿。見身邊的雷亞還在閉目冥想,便沒有出聲打擾,靜靜的起身,向祭臺那邊走去。他與小獸有契約的牽絆
好看的txt電子書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mktqoh.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