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穿越重生] 獸人之寵你為上 完結+番外 -第48部分

跑來溫暖潮濕的東方生活?
  “喔。”瑞米還想說什么,在哥哥的瞪視下,不甘愿的閉上了嘴。他只是想跟塞西爾說,狼族不在東方生活。不過看哥哥那么瞪他,他就不敢在開口說話了。
  “我知道。”塞西爾也不是第一天認識瑞米了,可以說三人是從出生就在一起的。對于瑞米的話,他也只是翻翻白眼。然后繼續去看三個哥哥的比賽。
  雖然他不是很喜歡那個喊打喊殺的雌性,嗯,好像叫做筱洛吧?這兩天在蒙塔部落,他也了解了不少。不過這會兒看他在臺上的樣子,倒是有點羨慕了起來。當然,他是絕對不會對別人說自己羨慕他的。
  云溪那一邊很快就分出了勝負,結果肯定是云溪獲勝了。誰叫這里的雄性都是紳士呢。而筱洛這個擂臺,現在也只是下去了兩個雄性而已,還剩下七個雄性在那邊打得火熱呢。筱洛看了一眼就沒看了,等他們分出最終勝負了他再去打。
  眼睛向第三個擂臺看去,跟西亞對壘的雌性他不認識,不過一個雌性能把以輔助為主的木系魔法用得這樣的靈活多變,也是讓人大開眼界了。果然敢上得擂臺來的都不是簡單的角色。
  不過筱洛看著西亞,挑挑眉,西亞可是王級的實力,這樣算不算是以大欺小?不過看西亞的樣子,好像并沒有盡全力,始終保持在跟對方實力相等,看來西亞的目的并不是拿第一,估計也是想練習一下實戰經驗吧。
  倒是那個會木系魔法的雌性,讓筱洛大跌眼鏡,雖然實力才圣星**級的樣子,經驗卻是不差。能讓西亞這會兒都沒有打敗他,實力也看得出來一二了。只是不知道那個雌性是哪個部落的?貌似沒有見到過啊。
  這幾天各部落來參加獸神祭的獸人他也見過不少,卻是沒有見過擂臺上那個雌性。
  纏繞、束縛、藤鞭、在他手里使出來,威力卻是比別的雌性大。而且,筱洛看到那人身上被一種黑色的藤蔓密密麻麻的覆蓋,整個身體都在那黑色藤蔓形成的保護球里,簡直有點看直了眼。
  木系魔法也有保護鎧甲嗎?雖然那個用黑色藤蔓編制出來的球形物體的賣相實在不怎么樣,可是那種全身上下被覆蓋保護起來,一副龜殼的樣子,也實在讓人無從下手。看西亞皺眉的樣子就知道有多難啃了。
  筱洛想象著自己遇到他們其中一個人時,該怎么來破開對方的防御,進而獲勝,嗚,貌似還真的很難。木系魔法他不怕啊,木怕火。他的火系魔法天生是木系魔法的克星。這個不擔心。可如果是遇到西亞的地系魔法呢??有點難度啊。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飛羽】親親的兩次地雷,么么(^3^)也謝謝親們滴留言。這一段時間傾語實在有點忙,所以更新各種不給力-_-|||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看到親們的留言,傾語真的是很開心/(ㄒoㄒ)/~~ 么么(^3^)
155  惹眾怒的三兄弟
  摸著自己的下巴,筱洛很是苦惱,完全忘記了自己此時可是在擂臺上參加比賽,一心沉浸在如何破解西亞的大地守護鎧甲中去了。
  看著兩人身上一黑一黃的光暈,筱洛想,說不定他的火系魔法跟風系魔法也能弄出類似這守護鎧甲的東西來呢。
  不過筱洛這種想法也確實是對的,不管哪一種魔法,其實都有他自己的守護鎧甲。只是筱洛還沒有到那個實力而已。因為守護鎧甲都是王級的魔法。那個會木系魔法的雌性弄出來的黑色藤蔓,其實只是算是一種木之編織術。算不得是木系的守護鎧甲。
  “筱洛是不是忘記了他還在比賽?”卡爾看得有點擔心,輕輕的撞了一下邊上的歐特嘉。
  “這家伙在這個時候走什么神?”歐特嘉也看得直皺眉頭。
  雷亞瞇著一雙眼睛盯著筱洛,想著晚上該怎么給他一點教訓,居然敢在擂臺上走神。身后的尾巴無意識的左右晃動,看似隨意,其實心里已經在心里狠狠把筱洛教訓了一頓。
  “雌性,我們打完了。”正在筱洛出神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低頭看去,原來是塞西爾的三個哥哥其中的一個。
  “這么快?”筱洛挑眉看向三人,不滿道:“怎么還有你們三個在臺上?”話說,不是該只有一個在臺上等著跟他一決高下了嗎?
  “我們三個是一起的。”另一道聲音嗡嗡的開口,語氣里是理所當然。
  “你們這不是明擺著欺負人嗎?”筱洛皺眉,看著臺上的三座移動鐵塔。尼瑪,這不是三對一嗎?而且,大哥,你語氣不要說得那么當然好吧。三個雄性打一個雌性,不丟臉的么。
  這會兒筱洛倒是想起自己是個雌性了,只是看對方的樣子,貌似覺得自己的行為很正常,一點也沒有覺得哪里可恥了。
  “我們一直是這樣對敵的。”還是那樣嗡嗡的聲音,不過在筱洛聽來,發聲的人雖然不是一個人,不過倒是讓他分辨不出誰是誰。當然,這會兒他是正面面對三人的,看誰開口,自然知道是誰在開口說話了。
  筱洛掃了一眼在一邊療傷的另外六個雄性,心下了然。難怪他們被打下去了,這三個家伙是以三對一,那六個雄性又不團結,自然被這三頭熊給打下去了。只是,這不是表示他也得面對這三頭熊了嗎?
  “雌性,你下去吧,我們不跟一個瘦弱的雌性打架。”嗡嗡的聲音,說的話就像是打雷一樣,讓人聽著不舒服。
  在他們三個看來,對面那個漂浮在半空的雌性實在是太弱了,那瘦弱的體型,哪怕他們一根手指頭,大概都能讓那個雌性飛起來。他們可是強壯的雄性,絕對是不會對瘦弱的雌性出手的。
  “不跟我打嗎?好啊,那我跟你們打好了。”筱洛咧嘴樂了,心里卻是氣哼哼的。三頭狗熊,你們不跟我打剛好,我跟你們打就行了。說我是瘦弱的雌性?筱洛低頭認真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明明就很有型,哪里瘦弱了。一個雨季跟冬天下來,他都被雷亞養胖了不少了。
  不過抬眼再看那三頭熊,跟他們比起來,他的確是很瘦弱了。
  “這個雌性真不可愛。”三個雄性對視了一眼,心里很是煩惱,“庫伯,你說怎么辦?”他是拿不定主意了。母父可是從小就跟他們說,雌性是不能打的,是拿來疼的。可是對面那個雌性就是不聽他們的話,非要跟他們打,怎么辦?他們是打還是不打?
  “母父說雌性是拿來疼的,不能打。”庫伯大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臉上的表情很煩惱。他不敢不聽母父的話,要是被母父知道他們三個打一個雌性,一定會被母父狠狠教訓的。想到母父教訓他們的手斷,庫伯覺得自己的身體都有點抖了。
  “庫奇。”庫瑞見自己大哥跟他一樣沒有什么辦法,干脆把視線移向一向比他們聰明的弟弟,庫奇。
  “打。我可不想被人說害怕雌性。而且,母父不是沒來么。”庫奇狠狠的右手握拳跟左手掌對擊了一下。說話時,還很是心虛的看向擂臺下的弟弟,塞西爾。等下打完了一定要去哄弟弟,讓他不跟母父告狀。
  “沒想好嗎?我來替你們想好了。”筱洛也不給三兄弟反應的機會,出手就一個諷刺斬,緊接著在三兄弟手忙腳亂避開的時候,又是一個火隕術扔了過去。最后利用空閑給自己身上施加了一個風之屏障,風盾。
  庫伯三兄弟顯然也不是如表面那么傻愣,一開始可能被筱洛的突然出手打得有點猝不及防,手忙腳亂。現在反應過來了,三人也不再糾結獸神祭回去是不是會被母父教訓了。一人一個魔法就扔了過去。
  三兄弟的魔法都不一樣,一個火系,一個金系,一個地系。這讓筱洛是看得是心驚肉跳。果然是怕什么來什么啊,地系,居然這三頭熊會地系魔法,天要亡我了。心里雖然這么想,筱洛可沒有真的就打算讓自己輸了。怎么說他也是一只腳邁進王級的人了,雖然打得可能艱難了點,但是要贏也不是沒有可能。要是他輸給這三頭熊,他真是撞死的心都有了。
  “你三個哥哥跟雌性打,完了。”瑞米一雙碧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嬰兒肥的臉上滿是不可思議。好像見到什么可怕的場面,有點胖胖的雙手揪了揪自己一頭的金色長發。
  “克萊爾叔叔知道了,會打死他們的。”比奇完全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他一直就對這三頭熊喜歡不起來,總是看不起他們雌性,張口就說他們雌性軟了吧唧的,閉口就說他們雌性太弱。他完全能想象到,要是被克萊爾叔叔知道這三頭熊欺負一個雌性,那種場景。想想他都覺得開心。
  “你不要表現得這么明顯好不好,他們三個怎么說是我的哥哥。”塞西爾瞥了一眼好友,心里雖然也不是很喜歡那三個總是看不起雌性的哥哥,不過怎么說那也是他的哥哥。見好友一副明顯等著看好戲的神情,嘴里那么,不過也不是多較真就是了。
  漂亮的金色眼睛看向擂臺上三個不知道適可而止的哥哥,小巧的鼻子皺了皺,這三個笨蛋,肯定是想等會兒來討好他,讓他不跟母父告狀。不過他們忘記了這次來參加獸神祭的不止他們部落的獸人嗎?相鄰的豹族可不會管那些。
  臺下一片噓聲,很多獸人都看得很是火大,居然三個雄性欺負一個雌性,簡直太丟他們雄性的臉了。
  “果然是三頭熊。”歐特嘉不滿的嘀咕,塞西爾的三個哥哥,還真是不虧為熊的稱呼。居然干出三個雄性跟一個雌性對打的事來。
  “獸神祭結束,我們去試試他們厲不厲害。”雷亞還是獸型的樣子趴在地上,整個感覺就像一頭擇人而噬的猛獸。藍色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里面的寒光可以讓身邊的四個人感覺到明顯的嗜血殺意。
  費蒙跟萊德沒有猶豫的嗯了聲,表示答應了。
  云溪冷淡的看著臺上唯一的打斗場景,清俊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來。坐在裁判席上的斯特爾偷覷了一眼自家親親伴侶,發現對方身上的冷氣很強,果斷決定完了找人一起去收拾那三頭熊來討好自家伴侶,然后晚上就可以,嘿嘿。想著臉上露出了有點猥瑣的笑意來。
  “斯特爾族長,你在笑什么?”一邊豹族的族長布納爾側頭上下打量了一眼羽族的族長,一雙桃花眼邪氣的一挑,傾身在他耳邊說道:“莫非是想到了什么?”語氣微微上挑,話語里也滿是曖昧。
  “離我遠點,白癡。”溫熱的氣息吹拂在耳邊,讓斯特爾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回頭一巴掌拍開離自己太近的腦袋,語氣里滿是嫌惡。
  “真是讓人傷心,出手怎么這么重。”被不客氣的拍開,布納爾也不生氣,俊美的臉上滿是笑意,好像能被對方這樣用手在頭上摸一下,是莫大的榮幸。
  “別跟我嬉皮笑臉,沒看我在想事情嗎?”斯特爾白了一眼身邊的無賴,也不是第一天認識這個家伙了,想當初成年歷練,在森林里第一次碰到這個家伙的時候,就知道他是這樣的性格了,這會兒他也懶得去計較。現在他心里可滿滿的都是獸神祭結束后,怎么去收拾那三個獸神一脈的兄弟,然后討好自家的伴侶。
  裁判席上的獸神一脈的族長希拉里,是一個正值壯年的雄性,雖然不是多俊美逼人,但是一張硬漢的臉型,卻也是讓人一看就很有安全感,很有威嚴的一個獸人。他不是別人,正是臺上那三個兄弟的父親。
  此時的希拉里,一點也沒有了平時的威嚴,一雙金眸盛滿憤怒。看到臺上的那一幕,他簡直覺得丟臉極了。比賽雖然是沒有規定雄性不能跟雌性打,但是這個是常識吧。他那三個兒子,居然干出三個打一個的事來。這也就算了,對方還是一名柔弱的雌性。
  天哪,他完全能想象到,這樣的事情被他的克萊爾知道了,會是怎樣一副可怕的場景。現在他都覺得后背冷風嗖嗖的了,這大太陽的天氣,陽光也很充足,他此時卻是覺得正處在寒冷的冬季里。
  這三個蠢貨,看等會兒完了他怎么收拾他們。現在他都不敢左右去看身邊的別族部落的族長是怎樣的一副鄙視的表情。
  一個雄性跟一個雌性對打,這還能說得通,可是,現在是三個雄性打一個雌性,這讓他拿什么表情去面對穆斯雷?
  穆斯雷此時沒有表情,本來就很威嚴的人,此時更是看起來充滿了嚴肅。他沒想到希拉里的三個蠢貨兒子,居然對一個雌性下手,而且完全一副不打到對手不罷休的姿態,這讓他心里實在是憤怒極了。這怎么說是他兒子的伴侶,也是他的孩子了。居然就這么讓人欺負。
  大賽沒有規定雄性不能跟雌性對壘,但是這樣三個雄性打一個雌性的場景,絕對是奧蘭大陸舉行獸神祭以來的頭一遭。可以想象此時周圍獸人們受到的沖擊有多大,也能想象到,比賽結束后,庫伯三兄弟會是怎樣一副被人圍毆的凄慘下場。
156  坑人的魔晶核
  臺上的筱洛,此時看起來有點狼狽,一頭黑發散開,被周圍暴亂的魔法元素吹得在空中飛揚。一身白色的由彩絲獸絲織成的長衫上,沾上了點點血跡,讓人看得是觸目驚心。不過筱洛自己知道,其實他沒有受什么傷,只是看起來狼狽而已。
  臺下的獸人們就不是這么看的了,一個個咬牙切齒的看著臺上三個雄性,恨不得代替筱洛上去跟那三個丟他們雄性臉的家伙大戰個幾百幾千回合。
  對于獸人來說,跟一個柔弱的雌性對壘,本來就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往年獸神祭,也有雌性會上臺去,不過雄性們都是微微一笑,自己就退了下去,認輸了。他們雄性力氣大,身高也比雌性高,就別說在魔法天賦上了。
  即使每一年的比賽獎品都很誘人,可是雄性們還是會放棄跟雌性做最后的對決。不過一般雌性也不是那么任性的,都只會止步在混比賽上,等到真正的決賽時,他們一般都是不會上去跟挑戰賽的第一名獸人進行比試的。
  所以雄性們也樂得讓雌性們上臺去玩,對于雄性們來說,混比賽上,遇到上來的雌性,的確是給他們玩的。不過好在這樣大膽的雌性通常是很少的。
  只是今年的混比賽,不僅上臺去參加的雌性比往年多了,居然還讓他們遇到三個雄性中的敗類。實在是讓這些骨子里疼雌性的雄性獸人有點出離了憤怒。所以上面即使打得再激烈,三兄弟的魔法使得是多出彩,下面的獸人們也都是恨不得一副想上去暴扁他們的樣子。
  “這三頭熊,估計還沒出部落就會被很多雄性扁了。”歐特嘉靠在費蒙身上一副沒骨頭的樣子,不過臉上盡是冷笑。
  “我看得都有打他們的沖~動了。”卡爾狠狠的點點頭,本來一個很溫柔的人,此時臉上的表情卻有點猙獰了。筱洛可是他最好的朋友,這三個雄性用筱洛的話來說,真是太沒品,太極品了。
  雷亞沒有說話,只是周圍的冷氣明顯比剛才更低了,尤其是在見到筱洛白色衣衫那刺目的血跡時,心里的暴虐因子更是沸騰的厲害。要不是知道筱洛其實沒有受嚴重的傷,他是絕對會立馬叫停的。
  筱洛呢,此時可沒有功夫去管臺下的獸人們是怎么想的,他這會兒是真的覺得有點累了。他又不是娜迦女王,生有三頭六臂。也不是那些跑一大片森林也不覺得氣喘的雄性獸人。他可是一人一雙手,得對付對面三個體力比他好的雄性。
  “呼,這三個家伙實力雖然比他低,他打贏他們只是時間問題。只是這三頭熊也太能纏人了。尤其是三個家伙身上那一身龜殼,讓他恨得牙癢癢。”筱洛瞪著一雙杏眼看著對面沖他快速飛過來的火球,還有其后緊跟而來的金色光芒,以及臺上一根根尖刺。揮手就是一大片風刃抵擋過去。
  接著快速的念了一個火隕術,一道火墻也不客氣的豎在了擂臺中央。金系無堅不摧,不過也不是沒有弱點。他的火系就能克制金系。所以對于會金系魔法的庫瑞,他倒是沒有多大擔心,只是對方時不時的在邊上馬蚤擾一下他,讓他煩不勝煩。
  你說你一個電腦處理器,怎么就那么能煩人呢?筱洛第一次聽到三兄弟其中一個叫做庫瑞時,很是在心里大笑了幾聲。不過現在他可沒有心情去嘲笑對方的名字跟某知名電腦處理器一樣了。
  “老虎不發威,你們當我是小貓嗎?”筱洛借著一個閃避,躲開迎面而來的火箭,靈活的閃開腳下的流沙,火焰刀不客氣的兇猛斬上沖過來的金刃上。一個閃身,躲在了火墻后面。趁著這會兒,心念一動,一大把自己青色的,紅色的魔晶核出現在手中。
  陰笑著看著手中的魔晶核,這可都是他這段時間弄出來的含有風火兩系魔法陣的魔晶核。哼,這會兒我用了,到時候讓你們這三頭熊都給我雙倍的賠來。他還沒有真的實驗過這做出來的魔晶核的威力,現下有這個機會,他就不客氣的打算用出來了。
  反正那三頭熊也有大地守護鎧甲保護著,不怕這些被刻了魔法陣的魔晶核要了他們的命去。想到這里,筱洛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很是凄慘的沖出來哭叫道:“哇,你們欺負人。”
  雙手還朝對面揚了一下,好幾十顆的魔晶核從雙手中飛了出去。不知情的人以為他是被三兄弟欺負得厲害了,用魔晶核當攻擊武器去丟他們。
  事實上,庫伯三兄弟在聽到那個跟他們打得難解難分的雌性那帶著哭音的聲音時,心里也覺得有點愧疚。在看到對方從火墻后面踉蹌著跑出來,揚手丟了不少的魔晶核過來時,他們也沒有當一回事,連擋一下都沒去擋。
  而臺下那些在聽到那個雌性帶著哭音的聲音時,眼睛都紅了,都覺得那三個兄弟該死。
  不過雷亞這一邊五個人在看到筱洛好像哭著出來,然后丟了不少的魔晶核往三兄弟的方向去時。歐特嘉睜大了眼睛看過去,他是知道筱洛那幾天有做什么魔晶核刻魔法陣實驗,不過他沒有見過威力。
  這時見到筱洛丟一大堆的魔晶核過去,覺得應該就是筱洛說的那些被刻了魔法陣的魔晶核了,也想仔細看看被刻了魔法陣的魔晶核,會有什么樣的效果。
  雷亞倒是皺眉看了一眼,他并不覺得那些魔晶核能對加持了大地守護鎧甲的三兄弟造成什么傷害。
  云溪一雙眼睛也盯著看,可以說,這會兒在廣場上觀戰的獸人們,眼睛都是在盯著臺上看的。這會兒見到那個在三個雄性圍攻下,雖然看起來狼狽,卻打得絲毫沒有占下風的雌性帶著哭音,還丟了不少的魔晶核向三兄弟過去,覺得這個雌性是不是被那三個雄性打得氣瘋了。
  魔晶核能有什么用?那東西是沒有什么殺傷力的。何況那三兄弟身上還有大地守護鎧甲的加持。
  筱洛自然不可能覺得這些刻了魔法陣的魔晶核就能對那加持了烏龜殼的三兄弟起到什么作用,他只是想看看威力具體怎么樣而已。這會兒有三個現成的試驗品給他實驗這些魔晶核的威力,他干嘛不去做。
  而且他還不用擔心會出什么事,不僅不用擔心會出什么事。等到比賽結束了,那三兄弟還得給他把那些被用了魔晶核還回來。雖然不是他自己的魔晶核了,可是能免費得到比這些還多的魔晶核,他何樂而不為呢?
  也不去管那些魔晶核扔出去的效果,筱洛假意的聳動著肩膀,讓別人看起來他好像是在哭的樣子。其實筱洛心里也挺鄙視這樣的自己的,他也不想這樣使詐啊。不過古人說得好啊,兵不厭詐,能贏就行了。
  本來他是沒打算贏的了,不過那三頭熊實在是把他逼得有點狼狽。身上被金系魔法擦出的傷口,還火辣辣的痛著吶。還有他黑色的頭發,可是也不小心被對方給燒了一點。雖然不多。
  見三兄弟明顯被他表現出來的樣子給愣住了,他也不客氣的趁對方愣住的空檔一口氣念了兩個大型的魔法咒語。他可不想再打下去了,要在不結束,他沒被對方給把魔力耗盡而死,就得被躲避得累死。
  看著那個雌性肩膀一聳一聳的,三兄弟互相看了一眼,想著要不要讓對方別打了,或者他們干脆下去好了。可是,屬于獸類的敏銳直覺卻在這個時候提醒他們,有危險。
  三兄弟警惕的看著撒過來的一堆魔晶核,然后又感受到被風之屏障保護起來的擂臺里,明顯的元素波動,三個兄弟才后知后覺的開始動作起來。只是一切都太晚了。高手決戰,那怕分一點心,也是能被對手給殺死的。雖然這樣的比賽還不至于讓人給殺了,不過也足夠決出勝負了。
  飛過去的一堆魔晶核在半路就相繼爆炸開,變成一個個的魔法飛撲著朝三兄弟過去了。三兄弟被嚇了一跳,趕緊用魔法抵擋。雖然身上有大地守護鎧甲不用怎么擔心,可是這一堆的魔晶核也是很具威力的。
  在三兄弟還沒有把那堆魔晶核的威脅消除時,緊跟著筱洛為他們準備的兩個大型魔法也默念完畢,飛速朝他們撲了過去。
  炙熱的火系魔法,帶著火系元素那特有的灼熱,呼嘯著沖了過去,速度盡是快過了剛才那一堆魔晶核爆炸而形成的火球跟風刃。緊跟其后的風系魔法,也帶著風系元素特有的鋒利,朝三兄弟切割而去。
  已經手忙腳亂的三兄弟,這時候更是心驚肉跳。他們沒想到那個雌性居然有這一招,而他們還被他給唬到了。這時候也心思去說那個雌性卑鄙什么的,專心的把精力用在了抵擋這一堆魔法上。
  裁判席上的部落長們看著臺上那一幕,都是驚訝不已。他們開始看見那個雌性丟一堆魔晶核過去時,還在想這個雌性是不是被氣瘋了,居然拿只是提供魔力的魔晶核當武器。心里還多了一份憐惜。
  只是在看到那一堆在他們看來沒有什么用的魔晶核在半路突然全部爆炸,一個接一個的火球,風刃出現在空中,然后閃電般朝那明顯還在愣神中的三兄弟沖去時,都是一副驚訝過度的表情。
  相互看了眼對方,明顯都看到對方眼中的驚訝之色。什么時候,從魔獸身體里出來的魔晶核,也有了這樣不俗的攻擊力了?一個個眼睛火熱的盯著場上。如果說剛開始那個會地系魔法的雌性那快速的施法速度讓他們眼熱的話,那這時候看著臺上那由魔晶核弄出來的火球,風刃,他們就是心情激動了。
  對于這些部落的部落長跟族長來說,一切能增加實力的方法,都是讓他們心情激動和渴望的。尤其是在這之后將要面對畬獸的戰爭中。如果能有什么辦法可以讓自己部落的實力提升,他們是很樂意去做的。
  而且看得出來,這些由魔晶核弄出來的火球跟風刃,是可以普及的,而且還是人人都可以用的。這怎么能不讓他們眼熱呢。
157  意外的擂臺賽
  就是穆斯雷也是看得臉上一呆。如果說剛才弟弟那快速的施法速度讓他吃驚的話,那么現在筱洛用魔晶核弄出的這一幕,就讓他心里莫名激動了。跟這里大多數的部落長一樣的想法,對于可以提升自己部落實力的方法,他都是很熱衷去做的。
  看著臺上那些明顯是由魔晶核弄出來的火球跟風刃,讓這些部落長們心里有了渴望。那殺傷力雖然不大,可是對于雌性跟幼崽們來說,卻是自保夠了。當然,所謂的殺傷力不大,也是相對而言的。要是讓雌性跟幼崽們拿一堆的魔晶核丟向同一個目標,那個被攻擊的目標,不說會死,至少也去了半條命。
  有這么一會兒的時間,就夠他們雄性去救出雌性跟幼崽了。
  臺上的筱洛此時當然不知道自己丟出來的這些魔晶核給臺下的那些部落長或者其他獸人帶去了怎樣的震撼跟心情。他現在最關心的就是對面那三個被他坑了的兄弟還有沒有繼續跟他對戰的力氣。
  被這么一偷襲加突襲的手斷弄得狼狽不堪的三兄弟心情實在是說不上好,甚至已經開始有點小暴躁了。
  要說這庫伯三兄弟其實心并不壞,其實他們母父在生他們時出了點問題,導致他們很多事情都是想不太通透的。都是他們母父跟父親說什么,他們就聽什么。通常想不通的事情,他們也不會去想。不過有一點三兄弟的想法倒是一致,那就是對于部落里那些嬌滴滴,又喜歡撒嬌的雌性,沒有多么喜歡。
  而且在他們看來,那些雌性實在是太柔弱了,也太壞了,動不動就哭,動不動就告狀。還總說他們是傻子。他們一點也不傻,只是弄不明白太復雜的東西而已。所以他們不喜歡雌性,尤其是那種看起來嬌滴滴,還嬌蠻的雌性,就像他們那個雌性弟弟那樣的,他們一點也不喜歡。
  對于筱洛,他們也只是出于一種所謂的雄性的尊嚴。不過顯然這種尊嚴用錯了地方。也許當初他們父親在給他們說雄性的尊嚴時,并沒有告訴他們,雄性的尊嚴只能用在同是雄性的其他獸人身上,還有魔獸兇獸身上,而不是用在嬌弱的雌性身上。
  所以現在在他們看來,除了謹記著母父說的,不能隨便動手打雌性這句話。他們對于自己三個雄性一起對付一個雌性,并沒有感到有哪里不對。
  他們沒有隨便出手打雌性,這是比賽,他們也沒有先動手打雌性,是雌性先打他們的。其實在這點上,三兄弟還是挺聰明的,沒有忘記母父的警告,不能先動手打別人。不過他們的母父忘記了這三兄弟的腦子有點不好使,沒有跟他們說詳細,那個不能先動手打別人里,雌性是例外。也就是說,即使雌性先動手打了你,你也只能忍著受著。
  這么一系列差錯之下,所以出現了三兄弟聯手對付筱洛一個雌性的情況出現。該是誰的錯?
  誰對誰錯他們三個不知道,可是這會兒身上的大地守護鎧甲消失,他們會有危險是知道的。可是那個雌性丟過來的魔法還有一些沒有消失,沒有消失就算了。后面又撲來了一個接一個的魔法。即使他們皮糙肉厚,也感覺到了疼痛。
  三人骨子里的獸性忍不住有點冒頭的跡象,尤其是在看到又一個爆裂斬夾雜著風旋向他們壓過來時。脾氣暴躁的庫伯不淡定了。本來他會的就是火系魔法,性格多少受到點火系元素的影響。所以這會兒看著眼前還沒有消失干凈的魔法,后面又朝他們激射而來的魔法時。庫伯徹底暴走了。
  只聽得一聲大吼,一頭類似仙獸麒麟的獸型出現在擂臺上,龐大的身體,極具壓迫力。筱洛一個魔法接一個魔法的扔得歡,這些魔法對于那三個兄弟來說,頂多是感到疼痛而已,卻不會讓他們受多重的傷。他的魔力還不少,精神力也沒有疲累。所以這會兒可著勁兒的朝對面扔魔法,一手還趁機拿出幾顆魔力完整的魔晶核放在手心里。一手扔魔法,一手吸收魔力。
  只要那三兄弟不認輸,他就不怕跟他們耗著了,反正他現在絕對占據著上風。
  此時突然聽到一聲獸吼,抬眼看去,狠狠的嚇了一跳,心臟不受控制的狂跳。倒不是擔心被那頭獸型的獸人給傷到。而是看到繼小獸后又一個熟悉的神話故事中的神獸出現在眼前,激動得。
  庫伯張嘴就突出一道火焰,霎時,筱洛扔出來的那些魔法全部被這道粗大的火焰擊潰,消失在空氣中。火焰的攻勢不減,余下的魔法能量朝著筱洛就沖了過去。
  筱洛趕忙一個風盾給擋住,還打算再丟出一個火墻時,一個比剛才那聲獸吼還要威嚴暴怒的獸吼響起。
  “雷亞。”筱洛聽到這道熟悉的聲音,真的是被嚇到了。這是雷亞的獸吼。抬眼看去,果然,不知道什么時候,雷亞的獸型沖進了擂臺,向著那頭類似麒麟的獸型沖了過去。勁風夾雜著暴虐因子,還有嗜血的殺意,狠狠的沖撞上了庫伯的獸型。
  筱洛還沒有反應過來,另一個熟悉的身影也進入了自己的視線中。“哥哥。”筱洛驚叫出聲。完了,完了,這么一場比試,讓哥哥跟雷亞都參與進來了。回家免不得挨訓了。
  在看到自己的大兒子那褐色的眼睛隱現紅芒時,希拉里就眼皮直跳了。果然,還沒等他有所行動,那個脾氣跟他家伴侶一樣暴躁的大兒子就變身為獸型了。他可以想象得到,回家以后,他跟三個兒子在面對暴怒的伴侶時,會是怎樣凄慘的下場。
  斯特爾看見自家親親愛人的身影出現在了擂臺上,當然也是揉身一上,他可不能讓他親親愛人被那個蠢貨給傷著了。
  “希拉里族長。”穆斯雷此時很生氣,后腰還被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他身后的愛人給狠狠擰了一把,雖然不是很痛,可是卻讓他知道他的愛人生氣了,而且是很生氣。所以他現在也很生氣,看向身邊隔了兩個位置坐著的獸神一脈的族長希拉里時,眼神就不那么友善了。
  “等下我一定會狠狠教訓那三個小子。”希拉里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看向那人時,發現是蒙塔部落的部落長穆斯雷,立馬一臉的冷汗就下來了。他理虧啊,本來他是該聽他愛人的話,不帶三個兒子來的,只是經不住那三個兒子再三的保證加懇求,他一心心軟就給帶來了。哪里知道會出這樣的事。
  其實他心里也很是不平的,你說你一個雌性上臺參加混比就算了。看見三個雄性要跟你對打,你不趕緊下去,還主動出手。這不是明擺著找打嗎?你一個雌性下臺去了,又不會有獸人笑話。你說這是為了什么呢?
  當然,這些話他也只敢在心里腹誹幾句,這時候是絕對不敢說出口一個字的。不光不能說,還得擺好了態度,不然讓這群以保護雌性為重任的雄性們聽到了,還不得圍毆他啊。他再怎么厲害,也是打不過這么多雄性的。
  穆斯雷狠狠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里的意思很明顯,不要光說不做,他等著呢。
  這邊臺上也很是熱鬧。筱洛在看到雷亞暴怒的身影跟自己哥哥的身影時,就知道自己惹禍了。其實他可以更快的結束這場比試的,只是想多練練手,還存了那么點報復那三兄弟一開始把他弄得那么狼狽的小心思。沒想到卻讓那個會火系魔法的大哥庫伯暴躁得獸化了。
  筱洛心里想哭,他真的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的啊。
  不過不管筱洛這會兒心里有多后悔,事情也出現了。他這時候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只能跟著往前沖,盡量自己把事情解決了,讓雷亞跟哥哥,還有緊跟而來的哥夫斯特爾趕緊下擂臺去。他可不想被人罵是惹禍精,禍水神馬的
  顯然筱洛是想多了,本來三個雄性打一個雌性就讓這些獸人站在他那邊了。再看到居然三兄弟其中的一個獸化后,還對著雌性動手時,他們就更是站在了筱洛那邊。又怎么可能會有人去說他是惹禍精?至于禍水,筱洛就更是想得太遠了。他又不是有多禍國殃民,只是一個不小心讓一場小比試,變成了多人賽而已。
  在獸人們看來,筱洛用魔法打那三兄弟是理所當然的。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筱洛的魔法看起來氣勢洶洶,其實對于那三兄弟沒有一點威脅,只是皮肉之痛,最嚴重不過,頂多也就是流血多點而已。此時要不是看那個擂臺實在是容納不下太多人上去,他們還都想上去教訓一下那三兄弟。
  另一邊,看著大哥變身為獸型時,庫瑞跟庫奇都被嚇到了。他們可是謹記著母父的話,不能對雌性動手。可是這會兒大哥是怎么回事,怎么變成獸型對雌性動手了?見到三道身影去對付自己大哥,兩兄弟也不敢去幫忙,因為他們斜眼的時候,見到臺下的父親正拿著要吃了他們的眼神狠狠的盯著他們,讓他們嚇得一動都不敢動。
  簡單的腦袋里此時一片空白,看著大哥暴躁的獸型,被一頭白色的獅子,一個羽族的雄性,還有一個看起來很冷的雌性狠狠的教訓著。銅鈴般的大眼睛只是呆滯的看著,做不出其他的反應來。
  筱洛在一邊看得焦急,想上去幫忙又插不上手。而且他哥哥的氣場這會兒是格外的低,讓才跟哥哥和好的他不敢冒著會惹怒哥哥的后果去插手。只能在一邊焦急的看著。三個打一個,這正合了剛才三兄弟打筱洛的情形。所以臺下的獸人們也看的是很解氣。
  筱洛扶額嘆息,這到底是個神馬狀況?他是不是做錯了,一開始就不應該來參加混比賽呢?
158 雷亞的戰斗經驗
  這一場混比賽,說不上誰對誰錯。筱洛沒錯,他只是把時間拖得久了點。庫伯三兄弟也沒錯,他們真的只是在比賽而已。那到底是誰對誰錯?只能說這是一場意料之外的事情。筱洛不該本來可以在能快速結束戰斗的情況下,還存了點那么報復的小心思,以至于激發了脾氣暴躁的庫伯內心里的暴躁因子,讓他獸化了。
  庫伯也沒錯,他雖然獸化了,其實還是有理智的,知道對方是個雌性,他不可以對他出手。所以那道火焰外表看起來很厲害,他是有好好控制威力的。只是別人不這么看啊。
  所以出現了這么一個意外的結果,意外的場景。
  筱洛在邊上急得團團轉,想說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說,眼睛直盯著被雷亞三人圍攻的庫伯,只是一會兒時間,整個擂臺上,水系魔法、暗黑系魔法、金系魔法、火系魔法,你來我往,簡直看得讓人眼花繚亂,不對,是心肝兒顫。
  這一場戰斗,也沒持續多長時間,幾乎是三人個丟了三個魔法的時間,庫伯就因為受不了這種戰斗,就哀鳴著被打下了擂臺。
  筱洛不忍的捂住了眼睛,卻又忍不住從指縫中看過去。庫伯很慘,身上的毛一處是被云溪給凍成冰了,一處是被雷亞的暗黑魔法給腐蝕了,還有的地方,則是被他的哥夫斯特爾的金系魔法給削掉了,慘不忍睹,至少看見的筱洛是這么認為的。
  “走了。”冷淡的聲音傳來,讓還在偷看的筱洛凍得一激靈,抬頭看去,原來是雷亞恢復人形后,不知何時站在了他身側。
  “額,好。”筱洛愣愣的點點頭,心里卻覺得很不妙,這一看就知道雷亞在生氣,而且是很生氣。還有他哥哥好像也在生氣,看他沒有理他就直接下臺就能看出來了。只是,這真的不關他的事啊,他也很無辜的。
  雷亞走得挺快,幾步就到了歐特嘉幾人站著的地方,然后一聲不吭的變成獸型趴在地上。看都沒看筱洛一眼。
  筱洛看了一眼沒理他的哥哥,緊跟著雷亞身后下臺了,來到歐特嘉幾人身邊時,歐特嘉沖他擠眉弄眼,看得筱洛一陣好笑。不過在看到雷亞兀自趴著不理他時,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雷亞,你在生氣嗎?”
  挨挨擦擦的走到雷亞身邊蹲下,筱洛試探的伸手摸上雷亞的腦袋。見他并沒有躲開,心里松了一口氣,還好,看來不是很生氣,這樣他就比較好哄了。
  聽見筱洛的話,雷亞只是尾巴動了動,并沒有抬頭看他。筱洛用手指輕輕順著雷亞頭上的毛發,說道:“我知道剛才把你嚇到了,那個,我也不知道會發生那樣的事嘛。頂多我不再去參加混比賽了,好不好。別生氣了。”說完就小心的看著雷亞的反應。
  “真的不去參加了?”半天,就在筱洛忍不住自己的脾氣要發火的時候,雷亞終于開口說話了。他之所以不先理筱洛,也是為了他好。
  雖然筱洛的能力的確是已經很厲害了,對很多高級魔獸他也可以應付自如。但是雌性畢竟是雌性,雄性畢竟雄性。雄性在不變身的情況下,就那
第二書包網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mktqoh.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北京赛车7码雪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