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穿越重生] 獸人之寵你為上 完結+番外 -第21部分

  “說那什么話。”歐特嘉不高興了,仗著身高優勢在筱洛的頭上敲了一下,“我是有事找你跟雷亞幫忙的。”說到讓兩人幫忙,歐特嘉妖孽般的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絲羞澀,還夾雜著滿溢的幸福。
  “幫忙?”筱洛一雙眼睛來回在歐特嘉跟費蒙之間掃描,兩人之間好像多了些什么。
  “嗯,后天我跟費蒙舉行伴侶儀式。”歐特嘉說完,幸福的拉住身邊依然冷淡著一張臉的費蒙,“想讓明天雷亞幫著去森林里獵點吃的。”
  筱洛挺驚訝的,他還以為這兩人會等挺長時間呢,沒想到一個雨季后,兩人居然就要舉行伴侶儀式了。筱洛笑著說道:“好呀,雷亞明天去幫忙,我呢?我需要幫你什么?”
  “你弄得那些菜很好吃,我想讓你后天幫著我弄一些吃的。”歐特嘉看向筱洛,顯得有點緊張,畢竟這一段時間大家都要忙著準備過冬的食物,家里都要忙,他不知道筱洛會不會幫他,雖然他心里覺得筱洛一定會幫。
  “好啊。”筱洛回答得相當大方,他還沒有見過獸人舉行儀式呢,這回可要好好見識見識。不就弄點吃的么,這可是他的拿手好戲。
  說完歐特嘉跟費蒙又忙著去通知其他獸人朋友了,看誰有時間的,雄性們明天都幫著去打獵。部落里有人舉行儀式,那是一件大喜事,大家自然都放下手里的活來幫忙。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人,畢竟部落挺大的,請得也只是一些相熟的,平常經常見面的。
  相請的獸人家庭,雄性都停了一天給自己打獵,全都上山進森林幫著準備后天兩人舉行儀式時用來招待大家的食物去了。
  筱洛在家想了一晚上食譜,獸人世界能吃的東西很少,也就那么幾樣,不過好在是后天,他明天可以好好準備。
  當天晚上,雷亞不知道是不是被歐特嘉兩人舉行儀式給刺激到了,愣是拉著筱洛在床上纏綿了一番,第二天筱洛發現兩腿處都被磨破皮了,罪魁禍首卻不見人影。無法,嘴里嘀咕著罵了一番,自己翻出那罐藥給腿上磨破的地方薄薄的涂了一層。
  這藥挺好使的,筱洛覺得有可能的話,到時候進森林了,可以看看能不能湊夠這藥的材料,再做一罐,當然,能多做幾罐更好。
  整整一個白天,筱洛都沒怎么見到雷亞,地瓜粉一早上就被雷亞搬出去曬了,他沒有什么忙的。想到明天要弄得吃的,便拉著在家同樣閑著卡爾一起往后山上走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新鮮的蘑菇啊之類的。
  不都說雨季之后是最容易長蘑菇的么,也許還能找到些其他的新鮮野菜。
  兩人拿著獸皮袋子在后山上逛了一大圈,還別說,回來時獸皮袋子里都裝得滿滿的。有蘑菇,有新鮮的野菜,還有一些只在雨季后成熟的秋果。
  等兩人回到家,雷亞已經回來了,正在家里翻著地上鋪曬的地瓜粉。見兩人拎著大包的獸皮袋子,趕緊從筱洛手上接了過來。卡爾把袋子放下,打了個招呼就回家去了。
  筱洛讓雷亞給他揉捏著拎酸的手臂,問道:“明天的食物都準備好了?”
  “嗯,費蒙請的人挺多,上午就都準備好了,下午就是把獵來的獵物處理干凈放那里,明天好用。”雷亞輕輕揉捏著筱洛的手臂,有點欲言又止。他其實很想問問筱洛,明天要不要跟他也舉行儀式。想到筱洛平時的言行,他又把這句話給咽回了肚子里。再等等吧。
  “哦,現在森林里的獵物多嗎?竟然這么快。”享受著雷亞的侍候,筱洛摸了摸肚子,中午跟卡爾就在山上吃了幾個水果,忙到現在,他好像都沒有好好吃點東西,這時候肚子倒是開始餓起來了。果然,他是被雷亞給寵壞了。雨季里,雷亞天天給他變著法的熬不同的湯,地窖里的水果基本上都進了他的肚子里。
  記得以前有時候懶起來,吃點泡面就過了一天,現在倒好,水果都不能滿足了。
  第二天旁晚時分,筱洛就跟著卡爾到中央廣場去了,結婚儀式是在部落的左面,那里有一個祭臺,獸神祭,獸人們舉行伴侶儀式都是在哪里舉行。
  兩人來到中央廣場時,廣場上已經架起了很多火堆,火堆上燒烤著整只整只的獵物。筱洛見到雷亞在跟費蒙幾個聊天,就跑過去叫他過來幫忙。
  昨天采的蘑菇還有野菜,他準備今天就熬點肉湯,在炒兩個葷菜,一個素菜。反正大家基本上都是吃烤肉,吃他炒得菜的也就是來參加儀式的雌性。用不著準備太多。
  雷亞去搬來了一個陶缸,筱洛讓他架在火堆上,里面盛了不少的水,筱洛把切好的一些調味料一股腦的給扔了進去,還在里面放了不少的凈肉。
  之后炒菜,就完全是筱洛自己在忙了,好在卡爾跟卡亞都來幫忙了,不過也只是幫著把他炒好的菜遞到每個火堆邊上圍坐的獸人們那里。果然,吃炒菜的都是一些雌性,雄性們也就嘗了一下,就不感興趣了。
  熬得湯倒是大受歡迎,一缸還沒有夠,筱洛后來還加熬了一缸。吃飽喝足,天也黑了下來,兩彎玄月高掛天上,灑著清冷的輝光。
  中央廣場上到處都是火堆,人聲,小獸人們的吵鬧聲。祭臺那邊點亮時,廣場上的獸人們都往那里聚集過去了。一路上都是火堆,一直延伸到祭臺。很多沒有被邀請,而有空的獸人也都過來參加了,圖個熱鬧。
  祭臺很高,正面對廣場這邊用厚石臺搭起了一階一階的石梯。祭臺上的正中央,有一個雕像,跟禁地的雕像是一個人,顯然就是那個獸神了。
  大家都聚集在這里,看著祭臺上站在部落長前面的兩人,今天的歐特嘉穿的一身雪白獸皮制作的連身獸皮裙,上面還很馬蚤包的圍了一圈不知道從那里采來的野花,一朵朵開得姹紫嫣紅的。金色的頭頂上,別了一朵紅色的花。
  筱洛沒見到歐特嘉的正面,不知道是不是笑得見牙不見眼。
  雷亞緊緊拉著筱洛的手,藍色的眼睛看向祭臺上時,亮晶晶的。他在想,跟筱洛舉行儀式時,他也要給筱洛穿上最漂亮的獸皮裙。
  “羨慕了?”筱洛側頭看向雷亞,見他看著祭臺露出的那副既羨慕又向往的表情,覺得有點好笑,這有什么好羨慕的,他倆以后不也會有這個時候么?
  “有點。”雷亞低頭盯著筱洛帶笑的白皙小臉,老實的點點頭,他的確是很羨慕費蒙能跟歐特嘉舉行儀式,他也想早點跟筱洛舉行儀式。
  “別羨慕了,有什么好羨慕的,我們不也會繼續舉行伴侶儀式嗎?”筱洛轉頭看向祭臺上互相訂立契約的新婚夫夫,也許,他應該也早點跟雷亞舉行儀式,看雷亞的樣子,好像很想快點跟他成為伴侶。不過,他是真的覺得談戀愛還沒有談夠啊。就這樣跟雷亞進入所謂的婚姻生活,總覺得太虧待自己了。雖然兩人現在同居的生活,也跟婚姻生活差不多了,就是少了一場儀式,一個證明身份的契約。
  雷亞盯著筱洛的側臉,眼睛里一閃而過驚喜,筱洛的話他聽得很清楚,這么說,筱洛也有想過跟他結為伴侶嗎?因為這個想法,雷亞握著筱洛的手緊了緊,更是把筱洛整個人都拉向自己的懷里,抱得緊緊的。
  獸人世界兩人結為伴侶,舉行的儀式很簡單,請相熟的朋友,親人在晚上好好吃一頓,然后就在族長或者部落長的見證下,互相訂立契約,最后就是兩人的洞房了。而來參加儀式的獸人們,就在空曠的地方互相聊天,跳著他們特有的舞蹈高興一下。
  真的是一場很簡單的儀式,沒有現代那么多復雜而豪奢的過程,也沒有那么多的程序,就是一場大家的見證。
  作者有話要說:
  求包養
66 被雷劈的感覺
  筱洛站在祭臺下看著上面笑得異常燦爛的歐特嘉,還有邊上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的費蒙,心里感嘆,這兩人,還真是絕配了。
  看了眼身邊的雷亞,他在想,到時候他們舉行儀式的時候,不知道雷亞是個上什么表情?平時跟他相處時,雷亞是挺多話的,臉上表情也很豐富。在面對別人的時候,面部表情就跟費蒙差不多,很冷淡,即使是面對他的雙親,臉上的表情也沒有多大的變化。
  突然,所有人都喧鬧了起來,全都向高臺上望去,筱洛飄遠的思緒回籠,尋著大家的視線看向祭臺。
  祭臺上,部落長穆斯雷已經下來了,臺上只剩下獸型的費蒙,還有一臉嬌羞的歐特嘉。獸型的費蒙用嘴叼住驚呼的歐特嘉,雙翼一振,離開了祭臺,往家的方向飛去。地上傳來一陣大笑。
  “怎么了,雷亞?”筱洛好奇的看向雷亞,費蒙這樣把歐特嘉叼回去,雖然怪異了點,但是也不至于讓這些獸人笑的那么開心吧。
  雷亞低頭,溫柔的看著筱洛,不知道該怎么跟他說。
  “雷亞?”沒有等到雷亞的回答,筱洛皺眉,這么看他做什么?
  “他們這是回去交~配。”雷亞低聲說道,見筱洛好像沒有明白,繼續說道:“是費蒙以獸型與歐特嘉交~配。”
  聽到前面時,筱洛覺得,這不就是新婚洞房么,有什么好笑的。聽到雷亞后面的話時,筱洛瞬間石化,覺得耳邊無數驚雷響起。腦袋處于空白而混亂的狀態,唯有幾個字來回像被卡碟了一樣重復播放:獸型交~配!
  消化了半天腦袋里接收到的訊息,筱洛只覺得自己的心臟正在緊縮,哇咧,這是什么樣的世界啊,這也太重口味了。人~獸啊,這是紅果果的人~獸哇。不對,這是獸人。。。。。。
  筱洛滿臉黑線,獸人,獸人世界。“為什么要這樣?”筱洛抬頭看向雷亞,“為什么要這樣交~配?”他實在是不想說出那兩個,拜托,都是人好吧,為什么要用動物的行為用詞來解釋。
  “聽老一輩說,這是因為獸神讓大家記住,不能忘本。而且這樣,更利于繁衍。”雷亞皺眉解釋,這樣有什么不對嗎?
  筱洛低頭無語,又是那位獸神,他是人還是獸啊,讓他的子民這樣做,是想怎樣。不能忘本?拜托,這樣算哪門子的不能忘本的行為了。變態,筱洛最后也只能在心里這樣給那位所謂的獸神定論。
  還有所謂的利于繁衍,這又是哪里來的定論。地球上人類,也沒見得人口減少。筱洛實在是不知道該怎么去評價那位至高無上的獸神了。
  隨后想到自己以后也可能與雷亞這樣,頓時風中凌亂了。他知道,他要是想反抗,一定反抗得了的,而且雷亞也不會逼迫他。但是,雷亞心里一定會以為他不愿意給他孕育小獸人。因為這個行為據說是很利于繁衍。雖然他心里并不這樣認為。可是雷亞不這樣覺得啊,幾萬年的傳承,哪里是他說幾句就能改變過來的。
  筱洛想罵娘,既然注定他要跟雷亞在一起,給他孕育寶寶,他也并不是很排斥,可為毛要用這樣的方式?來一道雷,劈死他吧。
  使勁甩了甩腦袋,算了,不是還早嗎?想那么多干嘛。筱洛用力把腦袋里的思緒甩掉,跟著雷亞向廣場中央走去,那對伴侶是回家去進行繁衍大業了,留下來參加熱鬧的獸人們還有很多。
  廣場的火堆熊熊燃燒,空氣中飄散著濃郁的烤肉香味,聞之讓人食指大動。筱洛忙了那么長時間,也沒有好好吃東西,現在可算是有時間可以坐下來吃個飽了。
  熬得湯早被喝完,他也不想去熬了。反正有些雌性因為好喝而向他打聽過熬湯的方法,回家自己熬就能喝到了。現在他可得把自己的肚子先喂飽再說。
  與雷亞選了一處稍微空曠點的火堆坐下,架子上烤了一只不知道是什么動物的肉。已經飄出陣陣香味,看來這些火堆一直有人看守著。
  “我肚子餓死了,雷亞,快給我切一塊肉。”筱洛一坐下就嚷嚷著肚子餓了,兩眼盯著架子上的烤肉放光,只差沒有自己動手了。
  雷亞寵溺的笑笑,動作快速的從烤肉上切下一塊最嫩的部位,用身邊的木碗裝起來遞給筱洛。
  筱洛接過來,一個風系魔法丟上面,烤肉一會兒就涼了。得意的一笑,嘿嘿,這個方法還是上次見到雷亞用來涼湯時學到的。他可等不及慢慢讓烤肉涼下來。
  兩人邊吃邊聊,無非就是說什么時候去森林里大獵殺,還有一些關于魔法的應用。等到吃得差不多了,廣場的最中央也開始變得熱鬧了。中間的火堆被移動了別的地方,空了一大片地方出來。
  一些雄性穿著獸皮裙在中間圍成一圈,唱著不知道什么調子的歌曲,來回晃動著。還有一些雌性也夾雜在里面,跟著一起又唱又跳。
  “要去玩嗎?”雷亞見筱洛盯著那邊跳舞的地方出神,低聲問道。
  “不去不去。”筱洛連忙揮手,開玩笑。他才不要那么傻的跟那群人像個土著一樣的晃呢。看那群雄性,個個的獸皮裙堪堪遮住屁股而已,一扭一晃,下面那玩意就在那里跟蕩秋千似的前后左右晃動。
  筱洛低下頭,使命啃肉,他真的很想上去告訴那群鬧得歡的雄性,鳥兒是要藏起來的,不要那么露出來讓人欣賞啊,又不是什么名貴東西。
  還有那群雌性,雖然那緊身的連身獸皮裙把腰線什么的,全都露出來了,看起來也很想干。可是,那個屁股可不可以不要那么扭啊,就不要扭斷那細腰嘛。
  掃了一圈圍著火堆吃肉的一些沒有去跳舞的雄性雌性,再看了眼在那里跳得興奮異常的雄性,筱洛實在是很黑線,什么都看光了。
  不一會兒,去參加舞蹈的人越來越多,雄性的歌聲雄渾有力,混合著腳下規律的節拍,不時身邊雌性的柔軟嗓音搭配,讓筱洛覺得,這樣的歌聲,還很有一點古歐洲韻味。
  雖然那樣的歌聲讓他不知道他們唱得是些什么,也看不明白他們那樣大幅度晃動四肢有什么美感,但是一點不妨礙他去感受那份喜悅。
  “他們在干什么?”筱洛愕然的看著外圍不少的雄性變成了小號的獸型,在圍著幾個雌性伸展著四肢。
  “求偶。”雷亞抬頭看了一眼,說道。這是雄性求偶的特色。在部落里有活動的時候,很多單身的雄性會展露自己的獸型,向自己喜歡的雌性求偶。借此告訴雌性,他們的獸型很強大,有足夠的能力保護他們,也很足夠的能力讓他們得到很好的生活。
  “求偶?”筱洛轉頭盯著那幾只在那里伸胳膊伸腿的雄性,貌似跟他當初才來部落時遇到那些雄性做出來的行為很像。他還記得才來部落時,有些追求他的雄性雖然沒有變身獸型,不過卻不時在他面前伸腿伸胳膊的。這求偶還真的跟那些野獸很像,動物世界的雄性求偶的時候,貌似也是這樣的吧。
  廣場中央很熱鬧,參加跳舞的獸人們更多了,中間一圈是由雌性組成,圍著一堆大號的火堆唱跳。跟著的是一圈雄性,看起來應該是單身的,因為他們的眼睛一直盯著中央跳舞的雌性。而外面一圈則是已經有伴侶的獸人,兩人互相拉著手,跟著在那里轉圈圈。
  筱洛看著那些笑臉,突然想到了一個游戲,丟手絹。這樣一圈一圈轉動,不是很像小時候玩得游戲,丟手絹的場面嗎?
  這下筱洛來興趣了,嘿嘿,不是喜歡玩嗎?難得遇到這么多人都在這里,而且獸人世界能娛樂的游戲實在太少了。丟手絹雖然是小孩子喜歡的游戲,不過放在這里,也不會覺得格格不入,反正大家都是涂個熱鬧。
  “走,雷亞。”筱洛用瑞士軍刀在獸皮袋子上割下一塊四方形的獸皮來,拉著雷亞興致勃勃的往中間走去。
  也不管大家都在興頭上,筱洛硬是拉著雷亞擠到中間的大火堆邊上,成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雷亞不明所以的被筱洛拉著站在火堆邊,他還以為筱洛是要跟著一起來玩,低頭看他一雙靈動的黑眸,眼里泛起一抹溫柔的寵溺,他知道,筱洛一定是又有什么事情想做了。
  “來來,我教大家玩一個游戲。”筱洛拍拍手,拿出手里的正方形獸皮,跟大家講解了一遍丟手絹的規則,還教了一遍丟手絹的歌。而懲罰就是,誰被逮到了誰來中間唱歌,講故事,隨便。總之就是要表演一個節目。而限定跑動的范圍,則是中央廣場這一塊,不能飛上天,因為雌性不能上去,這樣對雌性不公平。誰跑出中央廣場范圍也算輸,是要認罰,表演節目的。
  獸人們聽著,覺得挺有意思的,也不管大人小孩,都圍成了一個圈,人數太多,圓圈很大,筱洛笑了。這樣一個大圈,跑起來一定會把那些嬌弱的雌性累壞的。有意思。
  筱洛也拉著雷亞蹲下,一時之間,那首熟悉的民謠游戲歌曲,丟手絹,在異世響起,筱洛聽著紅了眼眶,心里的思想情緒翻騰,不知道那些同學可好,老師可好。外婆跟母親的墳冢,可有人去拔草。
  大家玩得很順暢,雖然只是才知道這個游戲,也不妨礙歡樂的聲音一直不停的響起。很多人受到懲罰,雌性雄性,小獸人都有。有的唱歌,有的跳舞,而雄性大多數都是講訴一段他們在森林里捕獵時遇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雖然很單調,舞蹈沒有現代那么千變萬化,歌曲沒有現代那么多元化,卻一點也不減少大家玩樂的心情。
  其間筱洛也被逮到過,追他的人正是那只狐貍倫納德,不知道是不是要報復筱洛肖想他的尾巴做圍脖的事情,追起筱洛來是不遺余力。筱洛的體力雖然好,可怎么跑得過一個雄性。結果就是筱洛被笑得J詐的狐貍倫納德逮住了,惹來筱洛白眼飛刀無數。人家狐貍笑得風姿萬千,只差沒有用手舞足蹈來慶賀他報仇了。
  筱洛唱了一首歌,一手劉德華的愛你一萬年。雖然覺得很俗,筱洛還是想唱出來。唱這首歌時,筱洛一直看著雷亞,滿心的幸福。
67 異世流行
  熱熱鬧鬧的一晚結束,第二天一早雷亞就去了他雙親那里,是斯洛來叫的,說是商量一下去森林里捕獵的事。再過一段時間就是冬季了。四個月的冬季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卻是要命的寒冷。食物最是稀缺,那時候基本上是找不到動物的。
  現在就得趁這段時間多儲備一些食物,而這時候的獵物都是兇猛的,兩三個人一路難免遇到成群的獸群。所以這次就是要商量下,大家要怎么搭配,都是去什么地方狩獵。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筱洛則是在家把曬干的地瓜粉用獸皮袋子給裝了起來,準備了一袋拿去給雷亞的雙親,還有一袋是打算趁這段時間去一趟羽族給他哥哥送去。還有在雨季里做出來的麻布褲子,鞋子等等。雷亞的雙親還有弟弟都沒有落下,還給他哥哥跟那位羽族的族長也有準備。因為想著難得去一趟羽族,筱洛在雨季時,就先給他哥哥用彩絲織出了一套衣褲,還做了一雙用狐貍皮做出來的鞋子。說是鞋子,還不如說是靴子。因為鞋筒很高,完全能把小腿裹起來。
  帽子、圍脖、手套等等,樣樣齊全。筱洛無比慶幸當初跟著外婆母親學了不少的縫紉技巧。說是手套,筱洛覺得手套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圓筒,因為沒有手指之分,就是一個純獸皮做成的圓筒,可以在沒事的時候把手放里面保暖。圍脖跟帽子最是簡單了,幾塊獸皮拼拼貼貼就可以了。
  所有的東西都是之前雷亞獵來的狐貍皮做成的,所以這些東西也都是三種樣色,白色的,火紅色的,還有褐色的。
  地窖筱洛不準備擴大了,反正他有個空間世界,到時候可以把食物放一些在空間世界里,地窖里放一些,去拿得時候就在地窖拿,這樣也不用引起大家的懷疑。空間世界,現在還不是說出去的時候,也許等到面對畬獸的時候,這個秘密就得暴露了。畢竟那時候到處都是畬獸,不可能總出去狩獵,所以他的空間世界就起到大作用了。
  把東西都弄好,雷亞還沒有回來,筱洛干脆自己提著裝地瓜粉的袋子,還有裝衣服等的袋子往雷亞的雙親那里去。也沒有多遠,權當鍛煉身體了。
  筱洛今天穿的衣服是白色的彩絲織成的長袖衣服,褲子則是麻布褲子,里面還多穿了一條,快要入冬了,雖然有太陽照著,而且是兩個,穿一條褲子,還是會覺得冷。讓筱洛開心的是,彩絲不知道是因為他本來是由魔獸吐出來的絲還是其他的原因,一件彩絲衣服看起來很薄,穿在身上卻意外的暖和。
  高領的白色絲織衣服,配上灰色的麻布褲子,腳蹬一雙運動鞋,筱洛這身行動走在都是身穿獸皮衣的原始部落里,讓很多獸人側目。當然,絕大多數都是好奇又新奇的目光。
  接收到那些目光,筱洛春風得意,低頭看了眼腳上的運動鞋,不愧是限量版的名牌鞋子,這么久了愣是沒有壞的跡象,就是有點舊了。
  一路走來,很多雌性都是一臉羨慕外加欲言又止。筱洛知道他們是想來問他這身衣褲怎么弄出來的。在這個都是穿獸皮衣的獸人世界,他這身衣服無疑是一道靚麗的風景。衣服能遮住脖子,能遮住手臂,褲子能把兩條腿裹得結結實實的,還有被保護得很好的雙腳。
  這樣的一身,讓即將面對寒冬的獸人們,看到了暖意。
  筱洛搖搖頭,這身衣服其實很好做,就是鞋子可就這一雙。不過獸皮鞋子教給他們也能在寒冬保暖了。要不等下去跟卡亞叔叔說一下,讓他把雌性們聚集在中央廣場,他去教他們做衣服褲子?不過,這彩絲現在可只有羽族才有,怎么辦呢?麻布倒是好說,完全可以用柔軟的獸皮代替。
  筱洛摸著下巴想了想,其實衣服不一定要用彩絲做嘛,把圖畫出來,讓他們用獸皮做不就好了。反正不是有一件他的彩絲衣服做樣品么,不會裁剪,照著他做的彩絲衣服的樣子來做,應該沒啥問題的吧。
  到雷亞雙親家里時,屋里就雷亞的母父一個人。
  “筱洛,你怎么來了,快過來坐。”看見筱洛一個人過來,卡亞連忙上前拉他進屋。對于這個孩子,他是打心里喜歡。
  “叔叔,我給你拿了些東西過來,你看看。”筱洛把裝地瓜粉的袋子打開,告訴卡亞該怎么用。
  “叔叔,你看看這些衣服鞋子之類的,你們能不能穿。”筱洛把給雷亞雙親,還有斯洛三人準備的衣服什么的都拿了出來。一件件攤開。其實給斯洛做的是最全的,從頭到腳都有了。給雷亞母父做的也不少。就是雷亞父親的是最少的,就只有一雙鞋子。
  “這些都是你做的嗎?筱洛?”卡亞看著這些他沒見過的衣服褲子樣子,一陣驚訝。拿過一件衣服翻過來調過去的看。剛筱洛進屋時他就發現他身上穿的衣服褲子跟他們不一樣了,還沒來得及問呢,這里就給他們也準備上了。
  “嗯。我隨便做的,也不知道你們能不能穿上。”筱洛不好意思的笑笑,衣服褲子都是他僅來的那幾次觀察到的他們的身體大概樣子做出來的,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可以的可以的。”卡亞把衣服拿自己身上比量了一下,還別說,剛好能穿上。“你這孩子,給你和雷亞準備就好了,還給我們也準備了。”把衣服放下,卡亞拉過筱洛的手,笑嗔道。
  “順便么。”筱洛笑著說道,一個多月的時間,除了冥想也沒有其他的事情做,而且這些東西做起來也沒有花多少時間。
  筱洛陪著雷亞的母父坐了一會兒,跟他說起教大家做衣服褲子的想法,得到卡亞的大力支持,當即就跑去讓人通知有空的雌性去了。下午要教人做衣服褲子,筱洛中午就被留下來在雷亞雙親家里吃飯。
  趁著上午這段時間,筱洛讓雷亞的母父選一些柔軟的獸皮出來,先教會他怎么做衣服褲子。褲子很簡單,筱洛給卡亞講解了一遍,卡亞就懂了。接下來就是鞋子了,鞋子也不是很復雜,不過筱洛還是說得很詳細。連帽子跟手套他都給說了一遍。圍脖就不用說了,大家都會做。
  最主要的就是衣服,筱洛從火堆邊上拿了一根木炭,在地上畫起來。他沒有學過服裝設計,卻學過素描。雖然對于畫服裝圖可能沒有多大意義,不過他可以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樣子畫下來,跟雷亞的母父研究。
  因為衣服他不會裁剪,所以大家的衣服筱洛都是用彩絲織出來,褲子則是用麻布做的。所以現在筱洛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在地球上了解的衣服大概給說出來,和卡亞研究。
  兩人研究了一上午,又有現成的衣服做比較,很容易就研究明白了。卡亞還特意花費一塊獸皮。按照兩人研究出的方法裁剪縫紉,結果還不錯,就是沒有現代那些衣服那么規矩。不過筱洛覺得,多做幾次大家熟悉了就會改善了。現在有這樣的衣服穿,總好過直接在身上套一個獸皮筒子。
  雌性們穿的冷天得衣服,其實就是把一塊獸皮在相對手臂的位置弄出兩個窟窿,穿在身上時,在要哪里用一塊手指寬的獸皮袋子一系,這就是一件衣服了。現在他教會他們做這樣的衣服,可比那樣的一件獸皮衣好多了。
  中午雷亞跟穆斯雷回來時,家里筱洛跟卡亞都把烤肉架在火堆上了,卡亞出去讓人通知那些雌性時,就順便讓人給在商量事情的雷亞說了聲,讓他不用回去。
  五個人吃飽飯,筱洛跟雷亞說了下午他要做的事,雷亞當然贊成,抱著筱洛好好的親了一下。惹來屋里其他人一陣笑聲。
  下午,筱洛就跟卡亞到廣場去了,臨走時,卡亞還把想去玩得斯洛也給抓了去。
  廣場上來了不少人,大多數都是上午見過筱洛穿的衣服的雌性,聽說筱洛要教他們,都高興的跑了過來等著。
  見人多,筱洛慶幸上午有先教會雷亞的母父做衣服,不然就他一個人來教這么多人,估計他嗓子都得講啞了。
  晚上筱洛跟雷亞是在卡亞那里吃過晚飯才回去的,路上雷亞跟他說了明天大家要去森林里組隊捕獵的事,讓筱洛興奮了一個晚上。
  終于是等到要去森林里的日子了,他可是從升級到圣級以后就開始期盼了。以前的教練跟他說過,光會武功并不代表什么,而能把你會的功夫用在實戰中,并且能勝利,那才是好的。就像現代那些大學生,博士生,研究生,個個身上都有好幾個文憑在手。可是一出校門,進入社會,很多大公司根本要都不要。為什么,還不是因為他們只會理論,不會實際運用。
  這個魔法也一樣,他是魔法力達到圣級了,也學會了魔法咒語,可真要運用到實際戰斗中,他可就不一定能發揮他圣級的魔法水平了。須知道,在戰斗中,你不知道你對手的實力,戰斗千變萬化,地形,環境等等都可以影響到你的發揮。
  如何把自己的戰斗能力在實戰中發揮出來,這才是王道。筱洛很清楚自己現在只是一個空架子,要是以他現在的實力去面對畬獸,完全是自找死路。所以他才心急著去找那些魔獸來練習。
  因為第二天就要去森林,筱洛晚上興奮的睡不著,導致早上很晚才起來。還好雷亞是跟幾個熟悉的朋友一起去,當時就約好了下午在廣場聚集。不然筱洛怕是得被雷亞抱著出去見人了。
  吃過午飯,筱洛便跟著雷亞興奮的往廣場走去。
  “雷亞,我真的是很佩服你們這里的雌性。”筱洛走在路上,沖雷亞笑道。他真的是被這些雌性給雷到了。離昨天教會他們做衣服什么的才沒多久,下午出來就見到大多數的雌性都穿上自己做的獸皮衣服褲子鞋子了。
  而且他們比筱洛更有創意,有的在衣服上縫了個小包,有的是用別色的獸皮縫了一朵花的樣子,還有的更有意思,在衣服的腰上,直接纏了一圈其他顏色的獸皮,把自己的小腰給展露了出來。
  褲子也是各有特色,筱洛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他還見到有一個雌性居然做了一條超短獸皮裙套在獸皮褲子上,樣色搭配也很好看。筱洛覺得,除了都是獸皮做成的外,這完全就是現代那些流行衣服樣子了。
  “這都是人才吶。”筱洛拉著雷亞的手,如此感嘆。都是服裝設計的人才,他昨天只是教了他們做最簡單的衣服褲子,今天就能冒出來這么多樣式的出來。實在是讓他不得不佩服。
68 集體出動
  廣場上聚了不少的人,大多都是筱洛認識的。這次部落的集體組隊進森林捕獵,都是平常經常搭檔的雄性一起去。這次雷亞是跟費蒙、萊德、倫納德、斯特雷、羅納特、伯倫六個雄性一起去。除了伯倫筱洛是第一次見到以外,其余五個人都是認識的。
  還有其他的人也約在了下午出去,因為是要去森林里捕獵,可能會有好幾天。所以去狩獵的隊伍都是分開行動的,還得留一些人在部落里守著,不過好在部落里的年輕雄性還是挺多的,也不怕因為去捕獵了,而部落里沒有人。
  歐特嘉一副幸福樣的靠著費蒙站著,筱洛在這里見到他一點也不覺得奇怪,畢竟要去森林好幾天,這對新婚夫夫是不可能愿意分開這么久的。卡爾也在,看來這次有伴侶的都帶去了。
  “歐特嘉跟卡爾去沒事嗎?”筱洛有點擔憂問著雷亞,他能理解他們不愿意跟伴侶分開那么長時間,可是這次是去狩獵,里面會有很多不確定的危險因素,讓兩個沒有戰斗力的雌性去,他怕到時候照顧不到他們。
  當然,筱洛并沒有把自己也歸到雌性里面,雖然在這里,他是這個身份。不過他可是會的火系跟風系魔法,是有戰斗力的。戰勝與否還不知道,但是至少面對野獸跟魔獸時,他是有自保之力的。
  “沒事的,到時候有人受傷了還需要他們來治療的。”雷亞變身成獸型,拱了拱筱洛,狩獵難免會受傷,歐特嘉跟卡爾的魔法都是治愈系的。
  “哦。”筱洛幾下上到雷亞的背上,抬頭見歐特嘉沖他笑,挑挑眉,回了歐特嘉一個鬼臉,惹得邊上見到他們互動的卡爾一陣輕笑,其他幾個見到的雄性也忍不住笑出聲。倫納德是笑得最大聲的。
  “怎么了?”雷亞扭頭看向筱洛,他剛剛并沒有見到筱洛的鬼臉,所以這時候見大家都笑得那么開心,很疑惑。
  “沒事。”筱洛瞪了眼倫納德,那個家伙真的是雄性嗎?不就是說了拿他的尾巴做圍脖的事,居然就跟他作對了。丟手絹時,抓他最賣力,現在笑他也是最大聲的一個。真的是雄性么。
  雷亞看了眼筱洛,甩甩頭,低吼了一聲,便飛上了天空。
  身周依然是被雷亞用魔法屏障保護著,能聽到呼呼的風聲,卻感覺不到那種狂風刮過耳旁的疼痛。
  低頭向下看去,森林就像打了補丁一樣,以往綠色的地毯,現在看起來,東一塊綠色,西一塊褐色,不是很美觀,卻有另一種美。遠望,偶爾還能看見幾只飛鳥被驚起,振翅逃向遠方,消失在天邊。
  筱洛撫摸著手下柔順的毛發,要去森林里好幾天,中途會有雄性專門負責運送一次獵物回部落里。想想也是,不然去那么多天,又沒有人會空間魔法,打到的獵物要是一次運回來的話,顯然不是很現實。
  開始筱洛也是很疑惑的,后來詢問雷亞才明白有這樣的安排。要是獵物足夠,說不定中途會由兩三個雄性輪流著運送回來。有能力的多打些,畢竟冬季有好幾個月要度過。那時候冷得整個地上都是鋪了一層白色,要想在那時候出來捕到獵物,無疑是難上加難。
  想到獵物問題,筱洛心里倒是另有打算,也許中途應該讓雷亞和他們分開打獵,然后選個聚集的地點,這樣他才好方便把捕到的獵物丟進空間世界里。
  筱洛不知道這次是要去哪里捕獵,奧蘭大陸的森林太多了,他也才去過兩個而已。看了眼一層不變的景色,揉了揉眼睛,趴在雷亞身上,使勁兒蹭了蹭,便迷糊著睡了過去。
  雷亞放慢了飛行速度,費蒙跟萊德也放慢了速度,他們背上的伴侶也睡著了。三人相視笑了笑。
  筱洛醒過來時,是在一處山洞里的石床上,洞外很明亮,看得出來還沒有天黑,靠洞口的位置燃著一個大火堆,里面的火焰竄得老高,木頭被燒得噼里啪啦 。
  感覺到身邊似乎還有別人躺著,筱洛低頭,一顆金色的頭顱在邊上,原來是歐特嘉。里面好像還有一個人,筱洛猜應該是卡爾了。
  下了床,伸了個懶腰,才晃悠著往洞外走去,洞里就他們三個人,雄性一個都沒見到,這讓筱洛有點詫異。這應該是森林里一個山洞吧,現在這個季節,森林里可是處處都是危險,雷亞他們怎么就把他們三個人留在山洞里了呢。
  走到洞口一看,筱洛嚇了一大跳,好家伙,原來這個山洞是在一座山峰的山腰處。往下看去,離地起碼得上百米高,在小心翼翼得探頭往上看去,筱洛忍不住驚嘆,這座山峰還真不是一般的高,離地有上百米高就不說了,居然離峰頂也有好幾十米遠。
  筱洛站在洞口看了半天也沒見到熟悉的人影或者獸影,看來那幾個雄性是真的挺放心把他們三個丟這個洞里。再多看了一會兒,筱洛便轉身進了山洞,坐在火堆邊烤起火來。洞口的風挺大,吹久了還是有點冷。尤其現在他算是在半山腰上,那風就更冷了。
  在火堆邊坐了一會兒,石床上傳來響聲,筱洛望過去,歐特嘉一臉迷糊的坐著,邊上卡爾也醒了。
  “怎么就我們三個人?”卡爾梳順了頭發,在身后綁了一個結,坐在火堆邊問道。
  “他們可能去捕獵了吧。”筱洛往火堆里加了幾根柴,說道。抬頭看過去,好嘛,歐特嘉那個家伙居然又倒下了。
  “額,他可能比較累。”卡爾看歐特嘉又睡了,便輕聲跟筱洛解釋道。
  筱洛轉頭,卡爾臉上不知道是被火烤得,還是因為剛說的那句話帶出來的曖昧因素而造成的,臉頰紅撲撲的,像是紅富士。
  仔細想卡爾說的話,再聯系到昨晚的事,筱洛囧了,朝石床看了眼,難怪今天見歐特嘉沒啥精神,敢情是昨晚戰得太晚了。
  兩人在火堆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沒一會兒就聽到外面傳來翅膀震動的聲音,兩人都警覺的朝外面看去,原來是雄性們回來了。幾個人的前爪上都抓著東西,待近了筱洛看過去,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
  倫納德跟伯倫被羅納特跟斯特雷抓著在,筱洛現在才想起來,這兩只好像是無翼族的,也就是說不會飛,難怪他們來的時候,他沒見到這兩人,當時他還覺得奇怪了,只是心里想著其他的事,沒有問。現在看兩人被另兩個雄性抓著飛,筱洛覺得這樣的場景很好笑。
  卡爾在一邊也輕笑出聲,沒有笑得筱洛那樣夸張。
  雷亞抓著獵物先飛進山洞里,山洞很寬,筱洛跟卡爾只是稍微靠著墻壁讓幾人進來。倫納德跟伯倫下地時,看見兩人笑,臉上居然還出現了紅暈。這可讓看見的筱洛覺得新鮮了。要不是礙著那兩只是雄性,而他如今算是有伴侶的人,他倒很想湊近了好好看看。
  倫納德也可能覺得那樣被另一只雄性抓著飛上來不好意思,看見筱洛笑他,也沒有說什么,反而離筱洛遠遠的。無翼族的想飛,要嘛會風系魔法,要嘛就要等到王級時。不然就只能望著有翼族在天上翱翔。
  倫納德跟伯倫都是無翼族的,倫納德是狐族的,而伯倫則是虎族。伯倫看起來很害羞,見到筱洛兩個雌性笑,居然害羞得躲到了斯特雷身后去了。
  筱洛好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mktqoh.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北京赛车7码雪球